青州,擎天峰。 刚刚入了春的季节,擎天峰别有一番韵味, 层峦叠翠之中的别云观就是我从小到大生活的地方。 师父南昊苍在三十年前一剑诛幽冥,名扬江湖。 却在风头正盛之时携妻子南宫婉仪归隐山林, 消失于江湖无人知其原因。 ?? 我自幼跟随师父修行,可无奈天资平平, 身体孱弱修不了厉害的法门,师父只传我一道清心诀修身养性。 但是我的师姐司徒皓月却天资聪颖,身法伶俐, 年方二十就已迈入剑师境界。 师父说她是百年不遇的玲珑体,一点即通,三十岁之前有望越过大剑师, 步入剑圣之列。 别云观除了几个下人之外,只有我们师徒四人。 按青州的规矩,弟子年过十六便要每年下山历练。 我虽两年前就已满十六,但武艺平平,体内更是毫无真气, 下了山连普通的练家子都打不过师娘怕我遭遇危险不能自保, 便让我一直在山中修习无论我怎麽苦苦哀求, 师父从不让我下山只告诉我待我十八岁,便传我功法, 让我下山。 我只得等每次师姐外出历练归来听她和我说些外面的世界。 这天是师姐外出历练回来的日子,我早早吃了饭就爬到了小神峰等候师姐。 山上的风光无比壮阔,可对于这些景儿,我早已见怪不怪, 任谁十几年如一日的在一个地方生活难免心生厌倦。 我每天只盼着我十八岁生日那天赶快到来,好出去见识一下花花世界。 在我到了不到半个时辰,天空上突然闪来一道剑光, 我抬头远远的看到一妙龄女子御剑而来。 “师姐!!!”,我情不自禁的向师姐挥舞着双手。 师姐着一身白纱,头发高高挽起,自幼修行使得她身材凹凸有致, 迎着风儿一身白纱紧紧的贴着身体,勾勒出一副完美的曲缐。 远远望去,美艳不可方物,而剑师境界给她带来的无比强大的气场让她显得如仙女一般不可侵犯。 师姐也看到了我,掐了一下剑诀,速度陡然提升, 两息之间就已到了小神峰。 待到师姐刚收了剑,我便急不可耐的跑去,一把抱住了师姐。 由于师姐身材高挑,我刚好埋在了师姐的双峰之间。 师姐俏脸微红,缓缓说道“怎麽还是跟小孩子一样, 我给你带了几身衣物等会你试下合不合身” 我在师姐的怀里点点头, 我们在小神峰说了好久的话。 直到傍晚,我们才缓缓的下山。 师父师娘早已在别云观等候多时,看到我们回来。 师娘便迎过来抱住了师姐,师娘虽已年满四十, 但保养的极好用不敬的话说就是丰乳肥臀,一举一动惹人心中邪念不断。 若不是我自幼修习清心诀,难免会做出逾越之事。 师娘虽然以前是富贵人家的大家闺秀,但跟随师父多年, 也早已迈入了念师境界。 与剑师不同,念师极爲稀少,熟练的念师可操控人的心神。 就算是剑神境界,见到念师也要恭恭敬敬。 这边两个尤物抱在一起,两对肉球相互碰撞, 师娘浑圆的臀部正对着我看得我心中火热不已, 胯下不觉间已起了反应。 我连忙运起清心诀,才慢慢冷静下来。 我把头转向别处,却看到师父正在看着我若有所思。 我脸一红,心想刚才的丑态肯定被师父发现了, 忙低下头去不敢再看。 回去的路上,师娘挽着师姐的手走在前面说说笑笑, 不时传出几声娇笑。 我跟师父却在后面一言不发,师父是因爲本就少言寡语, 而我是因爲刚才的事情心虚。 回到观内,下人早已备好了酒菜,我们四人刚一落座, 师姐环顾四周确定了周围无人后,玉手一挥, 房门就被带起。 师娘看师姐脸色凝重, 忙问: “月儿,怎麽了, 是这次下山遇到了什麽事麽”师姐点点头 看向师父说道: “师父, 幽冥又有了动静” 幽冥乃至邪之物每次现世必要祸乱人间, 生灵涂炭。 我听师父说过,虽然三十年前他已剑神巅峰之境强行驱动诛神剑斩了幽冥, 却一身功力损失过半今年师父虽然才年满四十五, 可已是白发苍苍如老叟一般。 可见三十年前那剑虽然斩了幽冥,却也给师父带来了不可逆转的伤害。 南海的冰川开始龟裂,西域的毒虫也已复生, 种种的迹象表明幽冥两年之内必要现世。 师姐有些不安的说完了这些异象。 可师父却一脸平静,他点了点头示意我们先吃饭。 “不必惊慌,膳后你俩随我去敬师堂。” 我刚开始也跟师姐一样有些不安,但师父的表现却像是给我们吃了一颗定心丸, 师姐也较之前平静了许多毕竟对于幽冥,谁也没有我们面前这位老叟一般的人有发言权。 和师姐去敬师堂的路上我安慰师姐: “没关系, 师父他老人家自有他的打算诛魔本是我们分内之事, 可惜我也帮不了忙。 ”师姐急忙说道: “你切不要妄自菲薄, 你也说了师父自有他的打算一个三十年前的剑神可不会收一个资质平平的人做徒弟。” 我点点头,心想我再有三日就已年满十八, 可还是手无缚鸡之力我自己都不明白师父爲什麽会收我做徒弟。 我们到达敬师堂的时候师父师娘已经就坐, 我和师姐刚要下跪行礼 师娘急忙拦道: “都已经成人了不必再行大礼。” 我说: “师娘, 我还有三天才满十八呢”师娘愠道: “我说不行就不行, 你师父敢不同意吗”我看向师父师父对我做出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 我跟师姐就只作了揖,相对而坐。 师父轻咳两声: “牛儿,你也要年满十八, 有些事情是该让你知道了”师父叹了口气缓缓的讲了起来。 我们归一门代代单传,从不参与江湖争斗, 以拯救天下苍生爲己任。 虽是大隐与江湖,但每逢弟子出世,必能一鸣惊人。 六十年前你师祖以一人之力灭了御魂门,三十年前我在南海一剑斩幽冥, 可惜我功力不够诛神剑也只使出了一半功力。 幽冥虽被我重创沈于南海,但无奈气息尚未决除, 这十几年我虽功力恢复大半但我能感觉到幽冥也在成长, 这次现世必将比之前更加强大,也更加残暴。 我看了看师父,欲言又止。 师父喝了口茶继续说道:”我知道你想问什麽, 今天我就告诉你答案你想问我你体内无半点真气, 爲何爲师要收你爲徒。” 我点点头,师父看了一眼师姐, 道:”你并不是一无是处, 相反你就是我师父苦寻半生的赤子之心。” 赤子之心?!我不禁惊唿, 师父继续说道:”没错, 赤子之心极爲特殊需修习一套特别的功法,就是师父临死前交由我的一本御魔决, 此法霸道无比练到巅峰可毁天灭地,视剑神念帝如蝼蚁。 我虽参透了招式,但没有赤子之心,终究无法习得。” “那还等什麽,师父,你赶快传授与我吧!”久旱逢甘霖, 这个消息对我连说简直是喜从天降我迫不及待的想要尽快修习, 希望也能像师姐一样御剑而行逍遥无比我忙跪在师父跟前。 “且慢!”师父捋了捋胡子,看向师姐, 道: “月儿你也来我跟前。” 师姐与我并排跪在师父面前。 “此功法太过逆天,你若要修习此道,必须要放弃一些执念, 甚至有悖与世人的传统道德” “什麽执念?”我看向师父 师父看了一眼师姐“比如说你的师姐。” 师姐在我旁边低着头,脸红红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麽。 我满脸疑惑,“师父,我没明白你的意思。” “我刚才说归一门向来代代单传, 爲何到了你这一代却有你们二人?”我摇摇头 师父接着说道: “你和你师姐的情愫我跟你师娘这些年都看在眼里 按常理来说我早已应该将你师姐许配与你,但御魔诀的要素就在于, 越想要得到就越要失去,你若想修习御魔诀, 就必须要忍受你师姐与别的男人交合甚至,不止一个男人。 “ “什麽?!”我勐地站了起来,你的意思难道是……师娘点点头, 道: “你师姐的玲珑体除了功法修习速度奇快以外, 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一旦破身,尝到了情爱的滋味, 便会一发不可收就算你师姐想要忠于你一人, 也几乎是不可能之事。” 师娘的意思我听得明白,难道以后师姐要与无数男人交合, 想到师姐那风姿灼月的身体要在其他男人的胯下娇转承合 我心中仿佛犹如一口石头压着喘不出气。 而师姐跪在那边,脸红得仿佛要滴出水来,我心中一惊, 爲什麽师姐像是早就知道了一般难道整个师门只有我自己被蒙在鼓里。 “修习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诛魔更是如此, 更别说你要诛的是一个百年来最强大的幽冥你回去好好考虑, 你若不修爲师也能理解,可安排你与月儿择日成婚。” 我呆在原地站了良久,看着旁边的师姐, 我心中天人交战。 诛魔正道,是我从小以来的梦想,幽冥将要现世, 两年之内若寻不得破解之法天下将民不聊生而师姐, 又是待我最好之人。 我曾无数次梦到过我与师姐成婚生子,而如今, 朝思暮想的身体却要拱手让人…… 半个时辰后 我重新跪在师父跟前: “师父弟子愿意修习御魔诀, 诛魔正道!”师父微微一笑端起茶杯,“可是……不知道师姐她……”我吞吞吐吐, 师姐仿佛明白了我的意思 檀口轻啓: “弟子愿意助小师弟修习御魔诀。 ”我忙道: “可是……师姐……难道你要……”话还没说完, 师姐用手堵住了我的嘴 轻轻说道: “爲了天下苍生, 牺牲小我有何妨。” 我看着师姐坚定的眼神,心中信念更加坚定。 “不愧是赤子之心,好好好!”师父一挥手, 一本书就静静悬浮在了我的身前。 书面三个大字,御魔诀,通体泛着幽幽绿光, 如果不是师父给的我肯定以爲是本邪书。 我刚要翻开,御魔诀却像活了起来急速翻动, 霎时间源源不断的心法涌入我的脑海,与其说读书, 更不如说像是这本书本就在我的记忆中只是在这一刻忽然被唤醒。 当书页翻完之际,整本书竟缓缓化作了一柄长剑, 我伸手去握刚刚碰到,那把剑就忽然钻入我的手臂, 于此同时我的手背忽然多了一个长剑模样的刺青。 我心念一动,剑就出现在我的手中。 师父很满意, 说: “我只知道这本御魔诀会认主, 没想到它本身就是一柄剑看来御魔诀已经完全认可你了。” “谢师父!”我和师姐恭恭敬敬的向师父叩了三个头。 师娘轻笑道: “月儿,你身爲玲珑体,作爲青牛的妻子也算般配, 幽冥即将现世我们时间紧迫,希望你们能从明天开始修炼, 至于修炼的法子明日你与牛儿来练功房,我跟你师父自会教予你们。” “弟子遵命!”我跟师姐答道。 我们又向师娘行了礼,起身告退。 我跟师姐的卧房仅一墙之隔,我回去之后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怎麽也睡不着。 我敲了两下墙,这是我跟师姐的暗号,每次我晚上想找人说说话的时候都会如此。 “师姐,恐怕以后要委屈你了。” 我刚说完, 师姐就在那边应道: “以后不要叫我师姐了, 叫我月儿 了师弟月儿就算受再多的苦也不在乎, 只求师弟能诛魔正道我本是玲珑体,师娘说不会只满足于一个男人……你修习御魔诀, 月儿的身子不能给你……但除了月儿的身子月儿的心, 月儿的一切都是你的……”说道最后声音已低不可闻 我心中大喜我与师姐虽暗生情愫这麽多年,但一直都没捅破最后那层窗户纸, 近日师姐与我这般表白我自然是心花怒放,差点从床上跳了起来。 夜已过半,我与师姐又说了些悄悄话便沈沈睡去…… 第二天一早, 我刚出了屋门一个下人就迎了过来。 “二师兄,掌门和大师姐在练功房,唤小的来跟您过去请安。” 我点点头,向练功房走去。 这个下人叫徐福,来山上的时候有些功夫,但在前几年1因偷看师姐洗澡被师父废去了武功。 在师姐门前跪了一整夜乞求师姐原谅,师姐心软, 便拦着师父没有把他赶下山去。 待我刚到练功房,看到师娘和师姐不禁大吃一惊, 师姐穿的虽然仍是一身白纱但相比于平日里穿的更加大胆, 我第一次看到了师姐半露的酥胸不同于往日的长裙, 这裙子短得刚刚盖住臀部露出了师姐洁白的双腿, 师姐看我看向她不禁害羞的低下头去。 而师娘更加豪放,一身贴身旗袍,开叉开到了大腿根, 露出了半个美臀胸前更是别出心裁的剪开了一个口子, 胸口大片雪白看得人目眩神迷。 我一时间竟呆在原地。 “咳咳”师父两声轻咳把我带回现实, 我看到师娘二人正捂着嘴偷笑师娘暗骂一声“呆子!没出息”我嘿嘿一笑, 说: “我只是没想到师姐和师娘穿得如此……”“如此什麽?”师娘问 “是不是觉得我跟月儿今天穿得特别骚?”我又是一楞 没想到师娘竟说出如此之语惊讶之余又有一点兴奋, 下身已经搭起了帐篷。 “因爲你的功法,你的月儿以后会穿得越来越骚, 勾搭各种男人你喜欢吗?”师娘接着说道,我看向师姐, 师姐也带着询问的目光看向了我我想到师姐昨夜与我说的那些话, 心中一横 说道: “喜欢,我喜欢死了,我可从没见过师姐穿成这个样子, 师姐今天可……可太美了……” 师父看不下去我的猪哥脸 正色说道: “御魔诀修的就是此道,所爱之人越是放荡, 功力精进速度就越加之快。 你们不经人事,没有经验,今日唤你们前来, 就是让师娘教导你们如何修行。” 难道师父要和师娘……,师父看透了我的想法, 接着说: “不是我与你师娘是你师娘与徐福。” “什麽?!”。 我大吃一惊,忘了从刚才进门,徐福一直在后面站着, 我回过头一看这小子口水都已经留了一地了。 师娘接着师父说道: “你师父三十年前那一剑, 身体损伤极大有些事情已经力不从心,再加上他早些年研习御魔诀, 我已于其他男子在你师父面前交欢无数次你年龄小, 以前不敢告诉你现在终于可以做回自己了。 ” 师父道: “你与月儿今天定要专心观摩, 对你们日后修习必有帮助。 记住,欲火正盛之时清心诀与御魔诀交替运转, 幽冥现世之前你能提升多大就看你们的造化了。” 师父转向师娘, 道: “婉仪,开始吧。” ??师娘娇媚得白了师父一眼,站起身来, 徐福赶忙走到跟前 师娘对着徐福道: “像你以前对奴家那样, 当着弟子的面羞辱奴家吧……”话音刚落徐福就已如饿虎扑食搬从后边抱住了师娘, 两只手不停在师娘的身上游走。 我自幼视师娘如亲生母亲一般,如今看她如此被人轻薄, 按理说应该怒火中烧可当我运起清心诀,只觉得兴奋无比, 身体充满了力量心中想着徐福更加过分一点才好。 徐福这个色胚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不仅手上动作没停下, 嘴里更是迸出粗鄙之语: “骚货, 憋好久了吧天天扭着屁股在院里晃,是不是这几天老子没操你骚逼想老子的鸡巴了?” 我刚要出口制止, 仙子一般的师娘岂能容他这般羞辱师娘却给了我一个顔色, 娇媚的答道: “对啊冤家,婉仪的骚逼每天都想着给福哥的大鸡吧操呢, 婉仪每天自慰时脑子里想得可都是福哥哥的大鸡吧。 今天一定要好好满足人家,谁让人家的老公不中用呢。” 原来师娘早已跟徐福通奸多次了,怪不得我晚上老是见到他在师父院里走动。 我看向师父,师父竟卑躬屈膝得站在一旁,原来师父修习御魔诀早已染上了这样的癖好。 徐福吻向师娘,师娘竟不躲不避伸出舌头与他亲吻, 徐福这边享用的女神的小嘴手上却没闲着,伸进师娘旗袍中, 用力一解师娘的旗袍就整个脱落,露出了诱人的胴体。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师娘的身子,没想到如此美艳动人, 心中的清心诀不免念得更快了。 徐福低下头,一只手握着师娘的酥胸,另一只手已经探了下去, 伸进了师娘的亵裤师娘被他摸得一声娇吟,仿佛浑身都没了力气, 整个人瘫在徐福的怀里。 口中说道: “福哥……你摸的人家好爽……奶子要被你捏爆了……啊……手指也插进了人家的骚逼里……你太会弄了……啊……”说着身子一颤, 竟被他摸得泄了身。 “操,当着徒弟的面被摸这麽兴奋吗, 骚货?一下就泄了?”徐福把手指拿出来上面沾满了淫液, 师娘忙握住他的手缓缓将刚才在她骚逼里的手指放进嘴里吸吮起来。 徐福的手指不停得在师娘嘴里搅动,师娘却像早已习以爲常。 徐福抽出了手指,另一只手将师娘的头向下按去, 师娘轻车熟路得解开了徐福的衣服露出了他的鸡巴, 我不禁心中叹道真大!徐福的鸡巴犹如小儿手臂一般粗壮, 师娘的一只手都握不过来。 我看向师姐,她也是第一次看到男人的鸡巴, 表情跟我如出一辙。 师娘对着师姐说道: “这就是男人的鸡巴, 能给女人带来无数快乐待会你要看我怎麽服侍它, 看它是怎麽操弄我的。” 师姐红着脸点点头,目不转睛的看着。 师娘俯下身去,张开檀口,慢慢得将徐福的鸡巴含了进去。 乌黑的鸡巴与师娘白净的俏脸形成了巨大反差, 我看着那根鸡巴一点一点消失在师娘的口中那麽长的鸡巴, 师娘竟能整个都含进去。 徐福舒服的长舒一口气,“这骚货的小嘴可真会舔……每次都感觉要上天一样……斯……谁能想到我一个下人……有朝一日竟能把鸡巴插进剑神妻子的嘴里。” 师父竟在一旁答道: “我娘子的身子, 都是您的您想怎麽插就怎麽插,她的口活我可都没享受过。 只有您这麽大的鸡巴才配享用婉仪的身子。” 我没想过一个大剑神竟对一个下人用敬语说话, 一时无比震惊。 师父却用密音向我传话,“你的姿态越低,便越能得到更多。” 我对着师父点点头。 空荡的练功房,师娘舔鸡巴舔得滋滋作响,空气中弥漫着淫靡的气味。 我看向师姐,她看的十分入迷,我甚至看到了她悄悄咽了咽口水。 怪不得是玲珑体,第一次见男人鸡巴就已如此淫荡。 徐福不满足于师娘的舔弄,两手将师娘的头把住, 竟把师娘的小嘴当做骚逼一般抽插起来那麽长的鸡巴, 寻常女子肯定受不了也幸亏我师娘是念师境界, 身体早已不同于常人。 随着徐福的抽动,不断的有口水从师娘口中落下, 滴到了晃动的奶子上。 “喔~太他妈爽了……谁能想到归一门的掌门妻子是一个天天给下人日逼的骚货……老子攒了这麽久……先给你嘴里来一次。” 说着身子一挺,颤抖几下,他竟然在师娘口中射了。 等他将鸡巴缓缓抽出,我看到师娘张开的小嘴里面都是浓浓的精液, 师娘还用舌头搅弄几下小嘴一闭,竟全部咽了下去。 “谢谢福哥的恩赐……太美味了……婉仪可天天都想着喝您的精液呢。” 师娘对着师父俏皮的笑笑。 徐福射过精的鸡巴丝毫没有疲软的迹象, 依然昂首挺立他拍拍师娘的屁股,师娘对着他娇媚一笑, 转身卧在师父的怀里双腿撑开,露出了绝美的骚逼, 师娘虽已年满四十但由于是修行之人,骚逼依然粉嫩异常。 接着她竟慢慢用双手掰开了自己的骚逼, 对着徐福说道: “请福哥好好操弄婉仪的骚逼……婉仪的骚逼……早已经恭候多时了。” 徐福用手撸了撸鸡巴,看向师父,师父马上会意, 说道: “请徐福先生享用爱妻南宫婉仪的骚逼。” 徐福满意的点点头,俯下身缓缓地将鸡巴插了进去。 师娘发出一声娇唿: “啊~好大……福哥的鸡巴好大……相公……福哥的鸡巴把婉仪的骚逼撑得满满的……”师父扶着师娘, 徐福的大鸡吧不停的抽动师娘的奶子随着徐福不停的颤动, 头枕在师父的胸口被徐福干得一上一下。 “什麽大剑神,就是个绿帽王八,什麽念师, 就是个人人都能玩的烂货!”徐福狠狠的说道。 “对……婉仪就是一个人尽可夫的浪货、烂货……生下来就是给大鸡吧操的……啊……福哥……你操得好深……婉仪好舒服。” 片刻之后,徐福抽出鸡巴,师娘转身趴在地上, 慢慢向我走来我忙运起心法。 师娘爬到我的身边,双手搭在我的肩膀上, 说道: “牛儿, 仔细看看师娘的奶子……师娘的骚逼……好好看看师娘是怎麽被大鸡吧操弄的……”口中的热气唿在我的脸上 让我一阵心动。 徐福走了过来,身子一挺, 就又进入了师娘的体内 师娘一声娇喘: “啊……福哥……你操死婉仪了……当着我徒弟的面……操死婉仪吧……啊……顶到婉仪的子宫了……”徐福边抽弄边说: “对……好好看着……看着你的师娘……怎麽被一个下人的鸡巴操的……哈哈……没想到剑神的徒弟也是个王八, 不知道我什麽时候才能操到司徒皓月的骚逼呢?”我看向师姐 师姐也被他说的话吓了一跳但师姐却咬了咬牙, 说道: “皓月的身体随时都能献给福哥只要福哥想要, 随时都……都能……操弄皓月的……骚……骚逼。” 没想到平日端庄的师姐也和师娘一样说出如此下贱的话, 我看向师姐师姐给了我一个坚定的眼神,我点点头。 心想师姐早已知道此事,肯定心里也准备多时了。 由于师娘的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我能清晰得感觉到徐福抽动的频率。 师娘被徐福操弄的眼神迷离, 口中不断说道: “啊……操我……福哥……操死我这个不知廉耻的婊子……”徐福骂道: “身爲念师, 却成爲了下人的母狗……说出去可得让多少天下人笑掉大牙啊!” “对……婉仪就是福哥的……母狗……求福哥用您的大鸡吧操弄婉仪……婉仪是福哥的婊子母狗……是福哥的精盆……”徐福加大了力度 低声道: “来了……来了……用你的骚逼好好迎接老子的精液……” 随着徐福的身子一颤 师娘竟也已同时达到了高潮。 整个人瘫在地上,身子还在不停的颤抖。 徐福抽出了鸡巴,上面沾满了和师娘交合的分泌物。 师娘躺在地上说道: “月儿,记得刚才师娘教你的话麽?”师姐连忙起身, 低头答道: “弟子记得”说完走到我跟前 缓缓俯下身去看了我一眼,“师弟,对不住了” 师姐伸出舌头, 缓缓得将徐福的鸡巴舔了一遍我目不转睛的看着, 御魔诀早已驱到了顶峰她竟目不转睛看着我将徐福的鸡巴含入口中, 像是在品尝什麽美味。 要不是师父早已跟我说过,我还以爲师姐也早已被人玩了无数次。 果然是天才,学舔男人的鸡巴也学得这麽快。 师姐清理完毕之后,师父摆了摆手,徐福便毕恭毕敬的退出了练功房, 仿佛刚才那个操弄师娘的人不是他一般。 御魔诀在我体内飞速运转,我渐渐觉得一股火热在我小腹之中窜起, 我不敢大意将这股力量运遍全身。 片刻之后,我竟觉得体内似乎有无名之力在缓缓运转。 我大喜过望。 睁开眼忙说道: “师父!我好像有了真气!”师父闻言急忙赶来, 将手搭在我的脉搏。 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不愧是归一门的弟子, 从无到有竟只用了一个时辰月儿当初也花了数日, 御魔诀果然不一般。 ” 师姐也凑过来拉着我的手说道: “恭喜师弟, 迈出了修行路上的第一步。” 我看到师姐的嘴角还残留一抹浑浊,我用手指了一下。 师姐也注意到了,娇唿一声,可却没用手去擦, 而是伸出舌头在嘴角舔了一圈收入嘴中,咽了下去。 仅一个动作就让我差点不能自己。 我又运起御魔诀,竟能感觉到真气在不断增加。 果然,御魔诀不同凡响,我没想到功力进步速度竟如此之快。 师父三人也察觉到了我的异样,目光中满是赞许和欣慰。 师娘这会已经恢复了过来,此刻虽还是赤身裸体, 但已经恢复了如往日不食人间烟火般的神色。 除了双腿间正缓缓滴落的精液,谁都不敢想象刚才在徐福身下的如妓女般放荡的女人就是我眼前的南宫家大小姐司徒婉仪。 师娘看我望向她,竟娇媚一笑,玉手插入自己的骚逼, 搅弄几下之后又含入嘴中,像是在品尝仙浆玉露一般, “牛儿刚才师娘的样子你都看到了,你愿意皓月以后像我一样, 做一个人尽可夫的烂货麽。” 还没等我说话, 师姐抢先答道: ’弟子愿意, 师弟功力进步速度如此之快想必和刚才师娘所行之事脱不了关系。 我定努力修习,希望早日成爲师娘那般的……烂……烂货。” 师娘欣慰得摸了摸师姐的头, 说道: “不必害羞, 被男人操的时候说些下流话对你师弟也有帮助呢。 ”师姐点点头: “是,师娘,皓月以后也要像师娘一样, 成爲是个男人就能操的骚逼、贱货坚持每天发骚, 每天都被大鸡吧操!”我想无论是谁听到如此下流的话从仙子一般的师姐口中说出 都会忍不住把她压在身体粗暴的操弄吧。 师娘对着师姐悄声说: “你随我去拿几件衣服, 以后穿得要大胆点、骚浪点、你今天虽已经进步很大 但相较于我来说还是太保守了点。” 师姐点点头,服侍师娘穿起衣物,我看到师娘直接穿起了旗袍, 肚兜和亵裤都被丢到了一旁全身真空就和师姐去了院子。 师姐二人出门后, 师父低声对我说道: “你会不会看不起爲师。” 我知道师父是怕我对刚才他的表现心怀芥蒂, 但我摇了摇头“师父,弟子既然决心修习御魔诀, 就会抛去凡世眼光做一个和师父一样的绿帽大剑师。 ”师父哈哈大笑: “好!你能有如此的心态对你修习御魔诀提升颇大。 若能坚持修炼,两年之后的幽冥,不在话下。” 我点点头, 师父又说道: “但有一条你要切记, 步入神仙境界之前切不可破身,否则得不偿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