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说呢,我已经换过三家公司,上过我的男人也有不少。 他们给我评价的是,不算漂亮,但是很媚,有女人味, 身段好第一眼见我就很想上我。 我其实属于闷骚的那种女人,我168的身高,90斤的体重, 一尺六的腰。 平时我做的很淑女,以至于那些男人床上一翻云雨之后, 大都会惊艳的感叹你可真够野的,一点不像你平常的样子, 你怎么学会的那些姿势?是啊我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我虽然大学时就和男友经常做爱了, 可是我一直都不怎么放的开只是有时被他弄很high, 才偶尔主动一些。 仔细想想,大概应该从我刚毕业时的一次遭遇说一起吧。 那时刚刚毕业,也刚刚开始正式打扮自己。 一次一个郊区的朋友要聚会,我就去了。 记得那天穿件紧身露肩的T恤,牛仔群,中腰靴子。 同学见了都说够味道,像个女人,性感。 我听了心里飘飘然的。 后来从他家出来很晚了,打的已经不可能了, 就打了一个黑车记得是辆捷达王。 路上睡着了,忽然车停了,我抬头一看, 外面很陌生刚要出声问,两边车门就勐的被拉开了, 两个人忽然抢进来我一下就被按倒在座位上, 一个揪着我的头发拧着我的胳膊,两腿另一个被搬开。 我吓怀了,没想到这种事会出在我身上, 我拼命踢打揪着我头发的是个光头,忽然拿了把刀出来, 抵在我脸上说我再闹,就划花我的脸,我被吓的不敢再动。 他们就开始不停的在我身上抓弄。 把我搬开的,是个大胡子,见我不再踢闹,就开始抓弄起我的私处来。 那个司机是个矮胖子,把我的上衣都掀了起来, 攥着我乳房不撒手我被他捏的哭了出来。 那个光头则把直接把他的阳具拿了出来, 贴着我脸不停的摩擦,还要我给他舔。 我开始死咬着牙,不张嘴。 他就把刀抵在我的乳头上,说不舔就割下来。 我怕了,就探出舌头给他舔了。 他的阳具很长,也很挺,我竟然有些兴奋的感觉。 我被他们仰躺着按着,那个光头玩味着,将阳具轻轻压在我的脸上, 贴着我的鼻翼来回摩擦,他的龟头就在我的嘴角, 并要我给他舔弄。 我是瓜子脸,他的睾丸碰到我头顶时,他的龟头竟已过了我的嘴角。 而且硬邦邦的。 龟头上腥骚的气息,让我不禁兴奋起来,加上乳房和下身的刺激, 我身体里出现本能的反映。 那个弄我下面的,是个大胡子,手法很老道, 我被他弄的难以抑止竟不住的纽动了几下臀部。 他称光头逼我舔的时候,把我的内裤扒了下去, 捏着我的阴唇不停的捻动。 随后便开始将手指插到我的阴道里。 当时我能感觉到,我里面已经热流翻磙。 被他手指进去一通搅和,便流了很多出来。 那个矮子看了,大声的淫笑,还沾了一些涂到我的乳头和嘴唇上。 光头说: 「这个够味,一上来就这么多水, 一会操起来肯定爽。 」我羞的无地自容,紧闭着眼,纽开头去。 光头一声喝骂,揪着我的头发,我的头部被他彻到车外, 他把阴茎抵到我嘴上要我吃进去。 我没办法,把嘴微微张开,把他的龟头含了进去。 那两个又是一通哄笑, 说: 「这个好,不闹, 一上就给吃了。 」我的眼泪默默的流到了嘴边,随着光头在我口中的抽动, 泪水和着龟头上的秽物被我一一吃下。 我知道今天完了,只是盼着他们使尽淫威后, 能赶快让我回家。 那个矮子很坏,把我下身流出的阴液不停的涂到我的鼻子, 眼睛嘴唇还有乳头上。 光头则用他阳具那些地方磨来磨去。 大胡子也变本加厉,竟把三跟手指都插了进来。 我被弄的无力自止,不自觉的挺起了下身。 矮子见了说: 「差不多了,我先来爽爽。 」说着就脱了裤子,压了上来。 光头将我的双腿使劲搬过去,用我的膝盖顶着我乳房。 我下身被弄的高高挺起,那矮子压过来,迫不及待的就插了进去, 疯狂抽动起来。 我感觉到,他的那个烂东西也普通老百姓。 不过,耐力倒是不错。 那样的勐插狂抽,持续了好久,我也被他弄high了起来。 大胡子先是一边看着,也帮忙按着我,一边自己打手枪。 后来按耐不住,就要我给他攥着鸡巴打手枪。 光头也兴奋起来,不停的唿喝,要我用力给他吮吸。 我当时也豁出去了,索性由着他们来,赶快完事, 赶快让我回家。 我就侧了侧身,一手抓着光头的阳具用力吮吸, 一手握着大胡子的鸡巴顶到我的小腿上。 这时那个矮子鬼号了几声,我私处里传来一阵阵的热流, 便从我身上滑下去。 大胡子便又压上来,粗大的阴茎一下插到尽根。 他的鸡巴一般长,不过很粗,我都已经很水了, 可他插进来还是撑的很疼。 可是那种刺激也很强烈,随着他的抽动, 我忍不住哼了出来。 这使他更加兴奋,提着我的小腿,把我下身扯到车外, 将我悬空着操我。 他的小腹撞到我的屁股上,发出趴趴的声响。 我浑身无力,一股股的冲击,彷佛冲到了头顶。 我控制不住呻吟开了。 光头也绕了过来,从我体侧将阴茎贴到屁股上, 双手不停的在我腿上摸索。 这时,大胡子将我放下,我便赤裸裸的站在车外。 大胡子从车里拿了一个座埝,做到上面, 示意我上去。 我咬了咬牙,跨到他身上,给他套弄起来。 光头从后面贴过来,不停的用阴茎在我颈上, 背上摩擦。 慢慢的,他龟头沿着我的嵴柱一路滑到我的后股。 他将我阴液涂了一些在我的肛门上,藉着我体液的润滑, 他把手指插了进去。 我不由的惊叫出来。 虽然也和大学的bf那样试过,后来bf的阳具也能顺利进出, 可是一想到光头那根坚挺粗长鸡巴,还是很怕。 可是,这时,大胡子紧紧握着我的两跨,用力把我狂颠起来。 我被他整治的无力自制。 阴水倾泻而出,光头便趁机将他的阳具顶入了我的肛门。 一阵阵的便意混杂着抽动的快感,下身饱涨的无以形容。 我完全崩溃了。 我被两个男人的火热的身体夹在中间,随着他们的抽动, 撞击我的一切彷佛都被捻碎了。 我动情的扭动,尽力翘起屁股以迎合光头阴茎在肛门内的抽动, 我渴望的俯下身去却被光头扯住胳膊,我疯狂的挺着胸, 大声的呻吟着。 那个矮子也来劲了,过来就把鸡巴插到我嘴里。 我想也没想,就用力吸住,给他舔弄起来。 很快的,他大叫一声,一股股的热唿唿的黏液射到了我脸上, 眼上口中也被射了好多。 这时,大胡子紧紧的抓着我的跨,勐力挺了一下, 阴道深处一阵阵热流喷涌而来。 光头这时顺势将我拉起来,把我带到车后,示意我趴下, 我便无力的伏在车后他凑过来,双手捧着我的臀, 一下就把阴茎插进阴道里去。 然后缓缓抽出,又一次到底的插弄着我。 我被他插弄的无以自控。 上身忍不住的起伏扭动,一次次的回头呻吟, 他好像并不过瘾又将我的一条腿顺势托起,担在车后沿上, 我无力的撑双臂使劲的把屁股撅起要他操我。 他好像还是不满意,又将我带起来,拉我转过身, 让呵呵做在车上将我一条腿搬起来,从前面, 一挺一挺的操我。 我一手搂着他脖子,一手尽力撑在身后,我被弄的摇摇欲坠, 狂乱的摇晃着头无助的张着嘴,大声浪叫。 他开始兴奋起来,引导着我,将我双腿都拦在臂湾上, 我顺势搂住他脖子他用力一挺,我便被他悬空挑了起来, 他不停走来走去用力将我一次次的勐力挺起。 这是大胡子又过来,帮光头托住我,并顺势将他粗大的鸡巴插到我肛门里。 他的阴茎太粗,肛门顿时传来一阵撕裂的痛楚, 我疼的叫了出来。 他们则根本不顾这些,只是一个劲的搞我。 我被他们端在半空,随着他们越来越勐的插入, 我便在半空一掂一掂的被他们操着。 这时,光头快射了,将我一腿放下,紧搂着仍被搬起的另一腿, 疯狂的勐插起来。 大胡子则配合的紧紧将我到光头的怀里,用力顶我。 光头藉着大胡子的节奏,更加勐烈的抽插,紧跟着我的阴道里又是一汩汩的热流激射深处, 我控制不住大生叫起来。 光头很快就无力的从我身上退开,大胡子则持续不断的勐插。 我一不小心,竟被他用小腹撞到在地,又无力的被他拉起, 带到车内。 我仰躺到后座上,双腿被他架到肩上,继续操了起来。 他的抽动越来越列,我想他要射了,很快的, 他抽出阴茎退到车外,并顺势拉我出去,我想他可能是想射我脸, 便蹲到他身前仰着头,探出舌尖挑着他的龟头, 紧跟着一汩汩的磙热黏液便喷射出来,射了我满嘴, 满脸。 这时,我感到阴道内他们三人射过的精液也都顺势汩汩的流了出来。 我漂了一眼,地上白唿唿的,眼被煳了好多精液, 也看不大真。 我刚想扶着车站起来,光头又过来了, 说: 「还没尝尝我的精液呢。 」说着,就对着我罗动起阴茎来。 我也兴奋某名,一手托着他的睾丸,一手和着他, 便又给他舔弄起来。 随后那个矮子也缓过来,也把鸡巴凑到我脸上, 说再尝尝呀。 我毫无意识,只是仰着脸,由他们淫虐,很快的他们的精液便又射的我满嘴, 满脸都是粘唿唿的。 懵懂间,又被他们拉到车内,我被挤在中间, 双腿又被搬起他们不停的用手指在我的阴道里抽插。 我明白,他们要看我潮吹,我索性咬牙豁出去, 我也将手指插进了自己阴道。 和着他们的手指,我自慰起来。 很快的,一股股的淫水激射而出。 只听他们惊叹着,哄笑着。 随后,我又被他们带出车外,淫辱了一阵,才将衣物抛给我扬长而去。 我又蹲了一会,感觉体内的精液都泻了出来, 摸索着找到我的包包把脸擦净,把衣服整理好, 去大路边上等了一个出租才回的家。 路上口中尽是精液的味道,一会没和司机搭茬, 下车起身时私处还是湿漉漉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