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卓用一双充满着欲望和饥渴的目光重新审视着二乔, 大乔分明已经受不了春药的折磨 号叫起来: 「……快……快些……」董卓哈哈笑道: 「你是在求我吗?荡妇!」便一挺阴茎, 就着大乔的第一次高潮的淫水插入大乔体内。 大乔感觉阴道内仿佛一下塞入了一根铁柱,毕竟这么大的阴茎不是谁都能体验到的, 大乔此时就已感到了无比的充实。 淫叫起来: 「啊…啊…………唔……撞死我了……」董卓从后面观察着大乔的淫水从穴中噗嗤噗嗤地喷出, 狂笑起来开始大力地抽插。 其实大乔阴道本无特别,只不过比其他女人紧一些罢了。 但她可是江东第一美女,年轻的少妇,孙策的老婆。 单想想她的身份便涌动出无比的欲望,这也让董卓抽插的更加专心, 每一次都捅到子宫让大乔的叫声更盛。 节律总是让人心中腻烦,董卓机械性地插着, 听着不绝于耳的浪叫心中实在感觉无聊的很, 这在以前他激战长安千女侍时就已经感受过了。 而大乔又并不主动迎合,心下甚感没趣。 于是将目光上移,看到大乔丰满白皙,圆润又富于弹性的臀部。 不禁心下一乐,用两只禄山之爪倏地抓上去, 狠狠地捏起来紧绷的感觉刺激得董卓身下的插动更激烈, 大乔的冰火煎熬之苦和舒爽欲飞之感自然也就更强烈 口中「唔唔」地叫着都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插自己的人是谁了仅是被欲望所淹没。 董卓揉弄一会大乔的屁股,便将它大力分开, 仔细瞧着如水纹一样的肛门只有手指粗的孔洞周围是细密的皱褶, 因为充血而泛起粉红之色。 董卓心下道: 「这却是遇见宝货了, 我大战长安三日所战之女肛门无不丑陋不堪, 松弛泛黑这女人穴虽不甚极品远不如貂禅,肛门却是极品的很」大乔因为臀部中间一凉, 清醒三分不知董卓有何企图,虽然女人最羞耻的部位被董卓看去, 但大乔心知困于此帐必定保不得贞洁尊严,也不在意, 心想: 「看吧看吧反正已经被他辱了清白, 又有什么在意的」她哪里知道肛交却是何物。 正在大乔挺不住,一次次达到巅峰,想要将阴精射出之时, 董卓亦感到包着阴茎的肉洞一紧知道大乔受不了了, 董卓叫道: 「怎么能这么便宜了你!」撑住大乔双臀向外一拔 将那大肉棒硬生生从洞中拔了出来。 大乔由巅峰一下子坠落,正要高潮的她失去了肉棒, 强烈的空虚涌上心头 吓得大叫: 「不要!不要!不要拔出去!插我!插我啊!」董卓嘿嘿笑着说: 「可惜, 你刚才不迎合我现在迟了,我已经对你的穴没什 么兴趣了。 」就撑开大乔屁股,露出肛门,也不顾大乔疼痛, 「哧」地将阴茎捅了进去。 大乔正懵懂间,肛门一阵巨痛,流泪狂叫起来。 她这才知道董卓对自己的肛门有兴趣。 仿佛一根烧火棍忽地捅入肛门,大乔从未被开过的屁眼被强烈的疼痛击的抽搐起来。 董卓在后面有着干燥紧绷,强胜阴道10倍的爽快感, 直抵全身大喜,丝毫不怜香惜玉,奋力重插。 只苦得大乔好像五脏六腑都在燃烧,心几乎要随着董卓的节奏抵到喉咙, 冲出牙关去了。 董卓又插一刻,也不射精,就将阴茎拔出, 大乔已被剧痛折磨得昏了过去。 董卓转过头望着还一直撅在地上的小乔, 小乔全身发抖本来在看董卓与姐姐的活春宫, 突然与董卓的虎狼目光对视大惊不已,急忙低下头去。 董卓在小乔下体上大力抹了一把,也抹了一手淫水, 笑着说: 「不错你有着一流的淫妇天赋, 让我来尝尝是否属实。 」便扶起还未射精,肿胀不堪的肉棒,上面沾满了大乔体内淫水干涸留下的斑痕和肛门内的血迹。 小乔扭着头大叫: 「不要!不行!」大乔此时也已悠悠转醒, 虚弱地说: 「别玷污我妹妹了……你来干我吧……」董卓心中突然浮现出一个主意 说: 「你没有和我谈条件的资本现在你们两个都背过身去将阴穴对着我, 来玩一个游戏不玩,你俩立刻出去慰劳慰劳我的子弟兵!」二乔只好依言行事。 董卓笑着说: 「现在你俩说我会先插谁呢?」二乔看不到后面, 提心吊胆颤抖着不说话,两穴都冲着董卓。 董卓嘿嘿地将阴茎再度插入大乔身内,小乔听到姐姐被插的淫叫一声, 心中大石落地。 这时,董卓的阴茎却一下子插进了小乔身内!小乔被吓的尖叫起来。 董卓哈哈笑道: 「刚才放心了吗?这就是你放心的代价。 」原来董卓只是将阴茎插入大乔身内虚浮一下, 既未撞到花心也未进行抽插,他只是想惊吓住刚放心的小乔, 所以将刚插进大乔体内的阴茎顺即拔出冲进小乔的蜜穴之中, 然后才开始真正地进行新一轮的冲击波。 小乔浪叫一阵,董卓龟头轻拂她的子宫, 然后奋力一挺叫道: 「给你!你姐姐没有得到的东西!」精关一开 一股浓的精液充入小乔的子宫小乔同时用火热的阴精将董卓的阴茎浇出体外。 孙策和周瑜赶到的时候,软弱无力的董卓已经被恢复功力的二乔捆住。 孙策-看来也没有什么问题么,刺杀的很成功啊, 我还以为你俩被他玷污了!二乔相视而笑: 还是不告诉他们了啦..董卓用一双充满着欲望和饥渴的目光重新审视着二乔 大乔分明已经受不了春药的折磨 号叫起来: 「……快……快些……」董卓哈哈笑道: 「你是在求我吗?荡妇!」便一挺阴茎, 就着大乔的第一次高潮的淫水插入大乔体内。 大乔感觉阴道内仿佛一下塞入了一根铁柱,毕竟这么大的阴茎不是谁都能体验到的, 大乔此时就已感到了无比的充实。 淫叫起来: 「啊…啊…………唔……撞死我了……」董卓从后面观察着大乔的淫水从穴中噗嗤噗嗤地喷出, 狂笑起来开始大力地抽插。 其实大乔阴道本无特别,只不过比其他女人紧一些罢了。 但她可是江东第一美女,年轻的少妇,孙策的老婆。 单想想她的身份便涌动出无比的欲望,这也让董卓抽插的更加专心, 每一次都捅到子宫让大乔的叫声更盛。 节律总是让人心中腻烦,董卓机械性地插着, 听着不绝于耳的浪叫心中实在感觉无聊的很, 这在以前他激战长安千女侍时就已经感受过了。 而大乔又并不主动迎合,心下甚感没趣。 于是将目光上移,看到大乔丰满白皙,圆润又富于弹性的臀部。 不禁心下一乐,用两只禄山之爪倏地抓上去, 狠狠地捏起来紧绷的感觉刺激得董卓身下的插动更激烈, 大乔的冰火煎熬之苦和舒爽欲飞之感自然也就更强烈 口中「唔唔」地叫着都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插自己的人是谁了仅是被欲望所淹没。 董卓揉弄一会大乔的屁股,便将它大力分开, 仔细瞧着如水纹一样的肛门只有手指粗的孔洞周围是细密的皱褶, 因为充血而泛起粉红之色。 董卓心下道: 「这却是遇见宝货了, 我大战长安三日所战之女肛门无不丑陋不堪, 松弛泛黑这女人穴虽不甚极品远不如貂禅,肛门却是极品的很」大乔因为臀部中间一凉, 清醒三分不知董卓有何企图,虽然女人最羞耻的部位被董卓看去, 但大乔心知困于此帐必定保不得贞洁尊严,也不在意, 心想: 「看吧看吧反正已经被他辱了清白, 又有什么在意的」她哪里知道肛交却是何物。 正在大乔挺不住,一次次达到巅峰,想要将阴精射出之时, 董卓亦感到包着阴茎的肉洞一紧知道大乔受不了了, 董卓叫道: 「怎么能这么便宜了你!」撑住大乔双臀向外一拔 将那大肉棒硬生生从洞中拔了出来。 大乔由巅峰一下子坠落,正要高潮的她失去了肉棒, 强烈的空虚涌上心头 吓得大叫: 「不要!不要!不要拔出去!插我!插我啊!」董卓嘿嘿笑着说: 「可惜, 你刚才不迎合我现在迟了,我已经对你的穴没什 么兴趣了。 」就撑开大乔屁股,露出肛门,也不顾大乔疼痛, 「哧」地将阴茎捅了进去。 大乔正懵懂间,肛门一阵巨痛,流泪狂叫起来。 她这才知道董卓对自己的肛门有兴趣。 仿佛一根烧火棍忽地捅入肛门,大乔从未被开过的屁眼被强烈的疼痛击的抽搐起来。 董卓在后面有着干燥紧绷,强胜阴道10倍的爽快感, 直抵全身大喜,丝毫不怜香惜玉,奋力重插。 只苦得大乔好像五脏六腑都在燃烧,心几乎要随着董卓的节奏抵到喉咙, 冲出牙关去了。 董卓又插一刻,也不射精,就将阴茎拔出, 大乔已被剧痛折磨得昏了过去。 董卓转过头望着还一直撅在地上的小乔, 小乔全身发抖本来在看董卓与姐姐的活春宫, 突然与董卓的虎狼目光对视大惊不已,急忙低下头去。 董卓在小乔下体上大力抹了一把,也抹了一手淫水, 笑着说: 「不错你有着一流的淫妇天赋, 让我来尝尝是否属实。 」便扶起还未射精,肿胀不堪的肉棒,上面沾满了大乔体内淫水干涸留下的斑痕和肛门内的血迹。 小乔扭着头大叫: 「不要!不行!」大乔此时也已悠悠转醒, 虚弱地说: 「别玷污我妹妹了……你来干我吧……」董卓心中突然浮现出一个主意 说: 「你没有和我谈条件的资本现在你们两个都背过身去将阴穴对着我, 来玩一个游戏不玩,你俩立刻出去慰劳慰劳我的子弟兵!」二乔只好依言行事。 董卓笑着说: 「现在你俩说我会先插谁呢?」二乔看不到后面, 提心吊胆颤抖着不说话,两穴都冲着董卓。 董卓嘿嘿地将阴茎再度插入大乔身内,小乔听到姐姐被插的淫叫一声, 心中大石落地。 这时,董卓的阴茎却一下子插进了小乔身内!小乔被吓的尖叫起来。 董卓哈哈笑道: 「刚才放心了吗?这就是你放心的代价。 」原来董卓只是将阴茎插入大乔身内虚浮一下, 既未撞到花心也未进行抽插,他只是想惊吓住刚放心的小乔, 所以将刚插进大乔体内的阴茎顺即拔出冲进小乔的蜜穴之中, 然后才开始真正地进行新一轮的冲击波。 小乔浪叫一阵,董卓龟头轻拂她的子宫, 然后奋力一挺叫道: 「给你!你姐姐没有得到的东西!」精关一开 一股浓的精液充入小乔的子宫小乔同时用火热的阴精将董卓的阴茎浇出体外。 孙策和周瑜赶到的时候,软弱无力的董卓已经被恢复功力的二乔捆住。 孙策-看来也没有什么问题么,刺杀的很成功啊, 我还以为你俩被他玷污了!二乔相视而笑: 还是不告诉他们了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