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我是圣米那王国的公主,而平常我的生活就局限在王宫里头。 在我们宫里是有些规定的,若女仆做错了事, 就必须被绳索绑着一天而有些女仆的工作就是为了绑那些做错事的女仆。 有次我和父王在宫殿内的长廊上聊天,突然一位冒失的女仆撞上了我, 我们双双跌坐在地上在远处另一个女仆看到了, 手上拿着几捆麻绳就走了过来。 「吉儿,你看你又做错事了。 」那女孩边走过来边说着。 那位名叫吉儿的女仆听到了,也马上站了起来并扶我起来, 然后一直跟我道歉而手上拿着绳索的女孩也接近了吉儿。 「你知道该怎么办吧?」吉儿点点头, 接着就将双手伸到背后去等着受绑拿着绳索的女孩毫不客气地在她身上绑了起来。 虽然我以前就知道这规矩了,不过这是我第一次那么近地观看, 边看边觉得身体产生了一些异样。 等吉儿被绑好后,我仔细地打量着她,麻绳缠绕在她娇小的身躯上, 让乳房显得特别的突出多了一种说不出的娇媚。 「你叫什么名字呀?」这这时我问着绑吉儿的女仆。 「我叫小洁,真是对不起!让吉儿闯祸了。 」我走到吉儿的身旁,摸着紧缚在她身上的绳索, 这时吉儿忍不住轻声的呻吟了一下我想那一定是很不错的感受。 「嗯,小洁你能把我绑起来吗?」我回过头对着小洁说道。 这是在身旁的父王先开口了︰「玲玲,你在乱说什么, 那可是做错事的女仆所受的惩罚呀!」为了说服父王 我就说了好多理由例如我可能会被敌国绑架, 要练习怎么松绑等等的。 最后父王终于同意吉儿和小洁以后就专门服伺我, 不过只能在我自己的房间内绑着。 「小洁,那你马上就到我房里喔!」我迫不及待着说着。 在房间等了一会后,小洁就拿着几条绳子到了我的房里。 「公主,真的可以吗?绑起来会有点痛的呢, 可是也会让身体产生莫明的兴奋。 」「我刚看着吉儿被绑时就有种兴奋感了, 快点绑我嘛!」「好吧玲公主就让你体验绳子的乐趣罗!你先把手伸到背后吧。 」于是我把双手放在背后约腰部的地方交叉地摆着, 当手腕一接触到绳子我的身体就莫明的产生了快感了, 不久手腕就被紧紧地缚住。 「玲公主,你稍为动一下,看看有没有绑紧。 」我试着扭动着双手,因摩擦带给我更大的兴奋, 再加上那种被绑后只能任人摆布的想法让我快承受不住了。 「很紧呢,小洁真厉害呢!」「谢谢玲公主的夸奖。 现在请玲公主把手尽量往下伸,要开始绑胸部罗!」虽然我不知道手往下伸的目的, 不过我还是照着小洁的话去做当手往下伸时, 我的手臂紧贴着我的身体这时小洁就拿起另一条绳子, 开始在我胸部的上方绑了三、四圈接着拿起另一条绳子先在背后与刚才的绳子绕了几圈后开始绑着我胸部的下方, 同样也是绕了三、四圈接着小洁把我的衣服往下拉了拉, 使得衣服紧贴着胸部而我上半身只穿着件柔软的衣服就没别的东西了, 因此乳头也就显现了出来。 我低着头看自己,由于我的乳房不算小, 绑在胸下的绳子低着头也看不到。 这让我不觉得更兴奋了,因为能够这样被捆绑是女孩子才有的特权呢!男孩子因没有乳房, 绑在胸下的绳就可能会滑动而且因为可以看到绑着自己的绳, 也会少了那种被自己看不到的绳绑着的感觉我想我的乳房一定是生来受绑的。 「公主还没绑完呢,要继续吗?」小洁因看到我正欣赏着自己被捆绑胸部, 加上想事情想到发呆的模样而停手问道。 我点点头,不过因为不好意思,而没跟小洁说刚刚我认为被捆绑是女孩特权的想法。 然后小洁把我的手恢复到腰部的位置,由于位置提高后手臂会往外移, 但是原本绑在胸部上下的绳子却刚好会呈相反的力量 限制着我的手臂因此紧缚感就变得更深了,这时我就了解原来小洁当初叫我手往下伸直的目的了。 小洁再度拿起另一条绳子,首先在我手腕处与先前绑在手腕的绳子绕了几圈后, 往上拉到绑着胸部的两条绳子于背后将这些绳子紧密地绑在一起 这样我就无法把手往下伸了之后又拿了一条绳子绕过手腕后缠绕在腰部上。 这时若从正面看,我身上就像三条平行的缐紧紧地缚住我身体, 但事实上绳子在我的背后绳子却紧密的结合只要我轻轻一动, 紧缚感马上遍布我的上半身。 「公主,再两条就完成罗!」说完小洁拿着一条绳, 绳的两头从我的颈部绕到前方后与绑在胸下的绳来回绕了数圈, 最后再拿一条绳子在手背处去绑在胸下的绳交叉绑紧后就大功告成了。 「公主要看看自己捆绑的模样吗?」我点点头, 小洁便拿了一面长镜让我观看。 第一眼我有点难以相信镜中被五花大绑的女孩就是我自己, 没想到紧缚能让一个女孩子变得更加漂亮由其胸部紧绑的样子, 是会让人产生邪念的。 「小洁,那绑好后,该怎么玩才能得到乐趣呀?」「捆绑之后因为不能动, 那种不知道别人会对你怎么样的期待是很不错的喔!」「小洁, 那你尽量做吧。 」之后我就享受第一次的紧缚之乐。 (2)之后我就常和小洁、吉儿一起玩捆绑游戏, 有时小洁把我和吉儿绑好后我会和吉儿互相地靠近, 彼此用乳房碰触我真的爱上了那游戏,每次总带给我很大的兴奋。 有一天,小洁如往常地把我和吉儿绑好后, 我突然问她︰「小洁每次都是你把我们绑起来, 你自己喜欢被绑起来吗?」「嗯小洁我也是比较喜欢被绑呢!」「那下次我叫吉儿把你绑起来好了。 」「啊,谢谢公主,不过有时我受不了又没人绑我, 我会想办法自已绑自己的喔公主想不想学呢?」我当然说好, 因此小洁就拿起绳子开始自缚首先她绑起自己的脚踝。 「啊!小洁你绑我们时都没有绑脚,怎么你却绑自己的脚呀?」「公主, 这是因为自缚没办法把手绑得很紧所以为了增加紧缚感才这样做的。 」我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当小洁把脚踝和膝盖处分别绑紧后, 就开始绑上半身了。 「由于自缚很难把手臂绑紧,所以只好在乳房处下功夫。 」小洁继续地说明着。 她先从左肩处放着一条绳子,然后一头从背后拉、一头从前面穿过乳沟, 将两头都拉到右胸处然后紧紧地打了个死结, 接着再拿出一绳从右肩如法炮制。 然后又拿出绳在乳房上下绑了几圈,和绑我时不同的是, 小洁没办法连手臂一起绑。 「大至上就这样了,用绳子绑手可能就没办法了, 不过要是用手铐也是可以代替的只不过没有绳子那种柔软却又挣不开的感受。 」小洁说完便想用准备好的手铐,这时我双手绑在背后地爬着过去去帮她。 我们背对着背,因为看不到,我花了些许工夫才铐住小洁的双手。 接着我们三人便第一次享受三人相互挑逗对方的游戏。 且由于三人都被紧绑,玩完后也花了一段时间才好不容易解开小洁的手铐, 我们三人才得已解除身上那捆绑多时的绳索。 (3)丰年祭和小洁、吉儿玩捆绑游戏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可是我们每次都是在我的房间里头我一直想︰若是能像其它女仆一样能够绑着让别人也看到, 应该会有一种让自己兴奋的羞耻感。 圣米那王国一年一度的丰年祭终于要开始了, 为期三天的丰年祭为了能够光明正大的被绑, 我参加了所有可被捆绑的比赛。 第一天我参加了「捆绑武术大会」,规则是若要是谁先被对方用五条的绳子绑起来就算输了, 在被绑起来后接下来的比赛都必须以被绑的姿态出场, 若两方都已被绑则就比谁可以压住对方十秒来裁定胜负。 第一场出赛我就遇到去年的冠军,一想到可以马上被绑, 就不由得兴奋了起来。 比赛一开始,我当然也不能马上认输,因此也是手上拿着绳子准备把她压到地上, 经过一番扭动我几乎要将她双手摆到背后时, 我告诉她别因为我是公主而让我因此她马上挣脱了开来, 不愧是上届的冠军。 之后我反而马上被她压制住,绳索也便毫不客气地缠绕到我手上, 手被捆住后我可以说没能力还击了,因此最后只能让她将我整个绑紧。 输掉第一场后,由于不会有人帮选手松绑, 因此我就必须以被绑的姿态坐在休息室等待下一场比赛 由于是第一次让别人看到我被绑的模样我头一直低着不敢看别人的目光。 「公主,你也被绑起来了呀?」小洁看到我后走过来说道。 我抬头,发现小洁也被绑了起来。 「嗯,不过我还是不太习惯在那么多人前被绑呢!」我们没太多的时间交谈, 我的第二场比赛要开始了。 对手是前一场打赢的,因此我根本没有胜算, 上场后我原本以为她会马上就把我绑起来可是她却没有这样做, 她将我压在擂台上然后开始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身体, 我因兴奋而脸红可是却又是那么地舒服。 尤其是当她揉着我的乳房时,我差点发出声音。 「公主,你好像蛮高兴的,等会我就特别把你的乳房绑紧吧, 公主的模样真是太可爱了呢!」之后她就拿起绳子开始绑我 除了上身外也把我的脚给绑了起来。 最后还是她把我抱到休息室。 第三场我竟遇到小洁,由于我们俩都被捆绑, 可是小洁的脚是自由的她便走过来,将身体压到我身上, 我们的乳房挤压在一起就在裁判读秒时,她还故意扭动身体, 乳房的相互摩擦让我达到了高潮。 最后因为小洁也被绑的关系,由裁判再度将绳子加在我身上, 之后我又比了数场因此一天结束后,身上的绳子可以说就是我的衣服了。 另外我也参加了「捆绑选美大会」,参赛者要穿着不同的衣服捆绑着出场, 虽然在武斗赛我场场皆输但选美却赢得了冠军, 冠军还可由宫庭画家画出捆绑的画留做纪念。 这次的丰年祭是我第一次玩得最尽兴的了。 (4)这一天,如往常般我和小洁、吉儿又玩起捆绑游戏。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有个女仆跑进来告诉我, 圣米那的敌对国法尔斯王国已经入侵我国且军队已控制住王宫了, 她要我快点从密道逃出因此还来不及将我们三人松绑, 便把我们推进了密道。 我变得很慌张,紧缚的快感全消失了,我们三人只能在阴暗的隧道中尽量的往外逃, 由于身上依然被捆绑着我们也只能慢慢地走。 过了许久,终于从王宫郊外的一处洞穴中走出, 附近是座森林我们只能等待有人能帮我们松绑, 这时远处似乎走来一个猎人我们决定请他帮助我们。 小洁编了一个谎言,说我们是遇到了强盗逃出来的。 那个猎人说要带我们回他家再作打算,可是他却不帮我们松绑,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我把我的感觉告诉小洁她们。 我们决定要逃跑,不过被他发现了,他拿出放在他袋中的几捆绳索, 将我们的腰部绑紧让他可以牵着我们,另外怕我们再度逃跑, 将我们的大腿和膝盖上方也都绑紧如此我们三人便只能用小腿慢慢地行走了。 我们被绑的三人只能彼此相望,希望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逃跑的希望, 可是我们都失望了。 到了他家后,他把我们三人的脚踝也绑起后, 便将我们三人也关了起来。 「怎么办?我们会被怎么样?」我发抖着说道。 小洁、吉儿也只能安慰我。 小洁亲着我的脸颊要我放轻松,果然是很有效果的, 不久我们就玩了起来。 隔天,那男人拿了一张纸给我看,原来是追捕我的通缉令。 「原来你是玲公主呀!」说完便把我一个人抱走, 我挣扎着要他放走可是徒劳无功。 他把我带到床上,我甚至威胁他不要对我乱来。 他答应不夺走我的贞操,只是想抚摸我而已, 我就没那么剧烈的反抗了而他的抚摸也带给我许多次的高潮。 过了一会,他要我帮他服务,我又生气了, 说他已答应了的事他说只是要我用手帮他,因被捆绑着, 我只好勉强的答应。 他让我坐立在床上,我的手腕仍被交叉地绑在背后, 他坐到床上将他的肉棒放到我的手上,虽然我是看不到的, 可是摸起来很粗我不禁脸红了起来,揉着他的肉棒。 而由于我的手腕是连着绑在腰上的,因此我必须将身体稍为往前, 让我能够顺利的动作不过身体往前也造成我胸部的绳子变得相当的紧, 我的乳房也感到特别的兴奋。 而他看到我那因绳子紧绑而特别凸出的乳房, 双手也放到我乳房上揉着。 突然他叫了一声好痛,我跟着说了对不起, 不过马上发现怪怪的明明是他在欺负我,我还跟他说对不起, 不过话已来不及收回了。 他说没关系,还说我很努力,只是叫我要轻一点, 害我羞得脸更红了。 不久,我手上便感觉到温温的黏液,我根本不敢看他了。 (5)由于他很缺钱,他决定带我去领赏, 因此便带着我和小洁、吉儿。 我们要去法尔斯王国的首都,当然我们三个女孩是被绑着的。 在旅途中,我们看到了村庄,我问他能不能在村庄时不要绑着我们, 这样会有许多异样的眼光但是他说没有关系, 因为那是奴隶庄是贩卖奴隶的地方,街上的人看到被捆绑的女还是很平常的事, 我也无话可说了。 之后,他说他要利用我们赚点旅费,做的生意竟是让路人对着我们被绑着的三人射精, 我们三人严重的抗议可是他说,若我们不顺从就要把小洁和吉儿卖掉, 我们也只能乖乖听话了。 不久人潮就挤了过来,虽然有穿着衣服,但我的脸上等露出的地方还是沾满了精液, 很难过。 傍晚我们走到一草原上要过夜,他答应让我们轮流到湖边洗去我们身上的精液, 小洁她们先洗在洗好后我看到那男人又把她们再度绑了起来。 我想我应该也会是同样的命运吧,因此就在我洗好后, 我就自己走向他然后自然的把双手放到背后, 没想到他却说︰「我又没有要绑你原来玲公主喜欢被捆绑呀?现在想一想, 或许当初发现你被绑时是你要求小洁或吉儿绑你的吧?哈哈……」「才不是呢!」我心虚脸红的回答, 不过他最后还是把我绑了起来之后他又把我带开, 我想一定又是要我帮他服务了。 自从离开他家后,我已经几乎每天都要帮他弄一次, 虽然不是很愿意不过看在他长得也很帅的外表, 也不会很排斥。 不过他突然说︰「今天想来点不一样的。 」我慌张的说,他应该要遵守他的承诺,他说他记得。 他打量我一会后,说︰「今天就用你的嘴吧。 」由于下午时才在村庄经过那样的事,我强烈的拒绝着, 他也只好做罢。 他再度打量着我,在看我下体时,我生气的说不行, 他往上看打量着我那对乳房,我低着头没出声, 他就说︰「嘴巴和你胸部就选一个吧!你自己说。 」我说︰「这种事女孩怎么好意思说?」他说, 我不说的话就他自己选了,我只好说︰「用乳房。 」接着,他说因为有衣服隔着不好,便帮我把上半身松绑, 脱去我上半身的衣物坐到了我身上,将他那肉棒放到我的乳沟中, 我看了一眼便撇过头去不敢看了。 接着他叫我用我自己的手来揉乳房,我做了几秒钟后, 就放下了。 他问我︰「怎么了?」我红着脸说︰「请你把我手绑起来, 你自己用手揉。 」他说︰「玲公主真的很喜欢被捆绑嘛!」「才不是呢, 我只是觉得自己揉好像是我自愿的。 被绑后,我是被你强迫的呀!」我回辩着。 他也只好将我双手伸到头上绑了起来,然后继续着刚才的游戏。 之后他让我穿上衣服,我说刚刚他把精液射在我身上, 想再洗一次澡可是他却说,那样我低着头就可以回想起刚才的游戏, 害我也只能生气的嘟着嘴。 穿好衣服后这次学乖了,不再主动将手放在背后, 「生气了呀?好吧我自己绑好了。 」最后我还是顺从的让他将我绑起来了。 (6)就这样,我们终于来到法尔斯的王都, 我问他要不要帮我们松绑以免太显眼。 他说在法尔斯国女孩是要被绑起来后才能在街上行走的, 而且在还有种职业叫「绑师」的女孩子出门前必须先自行戴着手铐, 然后再到绑师这捆绑他问我想不想试试。 不过我想到,若我说愿意,他一定又要嘲笑我了, 就摇摇头。 「好吧!那我们看看就好,没想到玲公主只喜欢被我绑呢!」「哪是呀!」我骂着他, 可是他还是笑嘻嘻的。 不过我还是观看了那绑师是如何绑女孩的, 他先准备了一条很长的绳子从中间分成两半, 套在女孩颈上然后再把绳子合起来打了很多结, 从胯下绕到背后固定接着拿出许多短绳,从乳房上下绕着刚才的长绳, 将长绳向两边拉开变得就像网子一样,我看得发起呆了。 当天晚上我们决定在客栈住一晚后明天进宫。 「真舍不得离开你呢!」我和他又单独在一起时, 他说着。 其实想一想他还算是不错,只要我不愿意就不会强迫我, 我说不行或停止时他也会照做甚至绑我时也都问我会不会太紧等的。 于是我就和他享受最后一个晚上。 隔天,他把我叫醒后,我一直在发抖,因为我实在很害怕, 他看我这样子最后就决定不抓我去领赏了,而我也跟他回到他的家, 从此生活在一起了。 (END)**************因不想写了, 本来是想写被抓去后被敌国捆绑的故事,不过想想这样也不错呢, 有个值得信赖的人可以帮你绑这样。 草草结束,真是抱歉,或许下次会另外的短篇吧!其实我写过不少短篇的捆绑故事, 可是都没有完成因为那些捆绑故事,大多是当我自缚后所想像的一些剧情, 就是当我被绑时我会去想像我为什么会被绑?受到怎样的欺负这样?……而每次绑完后, 故事就中断了因此我才会有许多未完成的短篇故事。 如果有读者喜欢,我就尽量将那些故事完成吧, 我也很乐意听到有读者拿这些故事来当做被绑时的想像情节呢!不过一定要记得 如果想享受捆绑一定要找值得信赖的伙伴喔!不然自缚也是不错的选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