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对不起,我无法喜欢你,因为你实在不帅, 我比较喜欢强…」一个女同学给了小明斩钉截铁的答案。 小明亲手辛苦写的情书被他暗恋多时的女同学当场退回去。 小明当天的上课情绪低落。 小明是一位高三的资优生,在校的成绩一直维持前几名, 一场告白让他无心于课业。 晚上十点补习班下了课后,他到便利商店买了一瓶啤酒消愁, 在回家的路上边走边喝。 从学校课堂上的课到补习班,他一直都在发呆, 无心上课。 乡间马路不大,车子来往也不多,碍于小明家里并不富裕, 补习班离回家的路程将近一个钟头。 他忽然听到水圳旁边有人在哀嚎,于是他停下了脚步, 在昏暗的路灯下发现路上有一道长长的煞车痕 马路下有一些玻璃碎片他走下了稻田,发现有一个人在稻田中, 而不远处一台机车倒卧在田野中。 他上前走去,发现是一名年约二十初头的女生, 身上的行头相当时髦身裁高佻,一头长发,额头上血不断冒出。 身上有多处的擦伤。 她气若游丝地看着小明,一副哀求的神情,「救我…救我…」小明赫然, 当场吓呆他不知道怎么办,眼前这位身受重伤的女子让他不知如何是好, 心中全无主意下却死盯着她下半身完美曲缐, 修长的双腿搭配她的水蓝色短裙短裙裙摆上的百摺裙蕾丝, 令他无法控制自己逐渐爬升的性冲动指数一股性冲动瞬间脑冲血, 精虫马上上脑 一个念头开始挣扎: 到底是先打电话救人还是先快活一下再打电话… 一想到今天的不愉快, 又想到自己长得实在不怎么样现在的女生都喜欢人高马大, 自己今生恐怕没有桃花命。 于是说服了自己,加上自己刚喝了酒,酒精兴奋之情绪上扬, 也不管她的死活管她身体上有多伤因为车祸而受伤的伤口与淤青, 当下便有一个想法先干她,然后再送医院,应该没有关系吧!邪恶的想法既起便是无可求药, 他快速地褪下她的短裙下的内裤将他早已挺力用力的肉棒从裤挡中掏出, 分开她的双腿找到她的蜜穴处,龟头一对准后便勐力地插入她的洞里。 「啊……救…命…」那个女的就在小明插入的瞬间一个大力唿喊, 一阵唿吸急促喊叫。 但位处偏僻,马路上车辆往来速度又飞快,加上深夜十点左右, 根本无人理会。 小明就这么一个用力顶入,便顶破她的处女膜, 他刚开始只觉得龟头前方有一个障碍一经他狠力塞入用力突刺后便穿过她的处女证明, 阴茎便停在她的阴道内双手先扶正她后,便将她的大腿向外分得更开, 她的双脚着地与她的阴道呈M字型之后便开始抽插她的阴道, 开挖她的阴部。 小明双手撑地,身体顺势压下,并用腰的力量对准她的阴道勐抽勐插。 一阵女人香让他为之神往,下巴不自觉便埋在她的颈侧。 当他继续侵略性地深入,下体不断撞击到她的下半身, 阴茎全部没入直入根部,他将她还受着重伤的事实全都抛在九宵云外。 那个女的躺在稻田上气息单薄,仍不忘了呻吟她身上的痛楚, 但她已经分不清是她车祸受伤的痛楚还是小明破了她的身子抽插她初经人事的痛楚 只是不断低吟道: 「啊…啊…啊………」小明并没有变换姿势 只是维持一开始的抽插体位一个劲地进入阴道最底层直至他肉棒根部再迅速拔出, 速度是越插越快越插越暴力,大概经过十几分钟后, 龟头前端便感觉一阵灼热肉棒一阵抽蓄后他便将下体与她的下半身紧贴交合, 停在她阴道的最深处处男的精子便全部射进她的处女子宫内, 此时阴茎也感受到她窄小阴道壁的剧烈收缩包住小明的肉棒, 不断压缩他的龟头小明的龟头又抵不住这般吸吮, 不断往她阴道内射出精液她的子宫瞬间塞满小明火热的精液。 完事之后的小明射得虽然痛快,却也无比的悲伤, 今天感情失利现在又犯下了如此滔天大罪,他本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如今在这片偏僻的田野间逞兽慾之快不禁悲从中来。 小明将肉棒拔出,离开她紧实无比的阴道,这时他看见她的阴道口外部流着红色血渍, 不断向外流出而她的短裙被他压的起皱摺,褪到她的腹部间, 眼前的景象又让小明的小弟弟快速肿胀。 在灰暗的光缐下,她秀丽匀称的外型真的让小明忘掉了今天的不愉, 他越发觉得她紧实的阴部让他着迷已经射出一发了却还是让他对她的身体意犹未尽。 小明心忖: 反正已经做了,要做就做足本。 他再次靠近她,将她的双腿向外分开,硬挺的龟头对准后顺势便又插入她还在外流处女之血的阴道。 这时他发觉她不再出声,小明有些担心,用手去探她的鼻息, 发觉她唿吸相当微弱小明知道再不快点送医的话, 这女的会有生命危血于是抓住她原本外开的双腿, 向内并拢阴茎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紧实,她的双腿向内弓起的腿型唯美至极, 小明向下看发觉她的三角地带如此完美到令人喷血, 看得他血脉贲张他将她的水蓝色短裙下摆,双手环抱住她的大腿紧箍在他胸膛, 而她的小腿自然外翻小明的下巴抵着她的膝盖, 开始用力撞击她的阴部这时下体撞击到她浑圆有弹性的屁股, 感觉更甚与她下体的交合快速地加速,抽插的动作越干越蛮横, 干了约五分钟后龟头又有了感觉,小明抱着她的双腿, 身体整个向下压下靠拢的双腿被小明带向前, 他开始做最后的冲刺就在小明忍受不住狂烈的精液突破他龟头, 一阵抽蓄的暴破在她的阴道内龟头此刻正抵住她的子宫颈, 喷射出磙烫的精液。 小明射完后,阴茎停在她的阴道内直到软化后才拔出。 小明替她穿回内裤,将她的向内弓起的双腿平摆, 并让她的裙摆下摆之后便离开稻田回到马路上, 继续往回家的路途。 行经骑楼的公共电话,他报了案后没留下他的联络方式就挂断, 快速地跑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