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奇最近发现一件怪事。 他的眼睛,能穿透物体的外在,看清楚事物的本质。 例如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漂亮女人, 是金海医院的院长江若晴高挑的身材足有一米七五, 五官精致黑发如瀑,曲线那叫一个婀娜多姿, 而无形中更有一股冰冷高贵的气质仿佛拒人千里, 但并不妨碍她成为金海医院男牲口心目中的女神。 但在林奇的眼中,这位女神的衣服,完全消失了。 或者说林奇的视线,穿透了江若晴的外衣, 能清楚看到羊脂白玉般的肌肤和36D的镂空罩罩。 「等等,冰山女神江若晴,居然穿这么火辣的罩罩。 」林奇眉头一挑,但同时眼睛一阵刺痛传来, 随后眼前模煳不清了。 这个奇怪的能力,最多只能维持三秒,就必须要休息。 似乎注意到林奇的目光,江若晴有种被看光的感觉, 他敲了敲桌子寒声道: 「林奇你的医学报告, 准备好了吗」「准准备好了。 」林奇勐然惊醒,揉了揉眼睛,周围恢复了正常。 他正坐在会议室,周围还有好十几名医生, 每个人都已经交了医学报告。 林奇只不过是个实习医生,虽然把医学报告赶忙递给了江若晴, 但难免给人坏印象。 「你的医学报告,是你自己写的」江若晴只是扫了一眼, 便放下了林奇的报告。 「是的,我昨天熬夜赶出来的。 」林奇自信的说道,他是中医世家,小小的医学报告自然不在话下。 「为什么,你跟刘医生的报告一样」江若晴脸色一寒, 娇喝道: 「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抄袭刘医生的」「怎么可能, 这份报告是我亲手写的在办公室熬了一夜,许多值班护士都看到了。 」林奇大声喊冤,同时看了侧面的刘江伟一眼。 刘江伟跟林奇是一个科室,刚到金海医院不过几个月, 就已经转正据说他是靠关系进来的。 「江院长,你也别怪他,我昨天写完报告就丢抽屉里面了, 说不定被风吹出来了呢。 」刘江伟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暗带指责。 「不可能,你的抽屉每次都上锁,怎么会被吹出来」林奇突然想起来, 昨天熬夜写完后在桌子上小睡了一会,醒来后发现他写的报告, 有被人动过的痕迹。 现在,刘江伟的医学报告和他的一样,分明就是被他复制了。 「别吵了,你们两个的医学报告,我都看过了, 上面的内容观点很全面甚至很独到,有点像是经验丰富的老医生写的。 」说道这里, 江若晴瞟了林奇一眼: 「我觉得, 一个实习医生不可能写出这样的医学报告!」「江院长, 这真的是我写的我敢发誓。 」林奇冤枉极了,这份报告他花费了极大心血, 但现在却被指控为抄袭。 两人的医学报告就摆在会议桌上,隔得近的几个医生瞄了一眼, 不禁大为奇怪。 「这份报告,上面有很多观点,看了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是出自名医之手吧。 」「没错,特别是这种思路,一定绝非等闲之辈, 的确不像是实习医生能写出来的。 」「抄袭就抄袭,人家刘医生是海归高材生, 能有写出这样的报告不足为奇。 」这些话就像是一道雷噼中了林奇,让他两眼发晕, 居然没有一个人相信是他写的。 「林奇,从今天开始,你去门口当保安, 没有反省过来不允许给任何人看病!」江若晴指着门口, 毫不留情。 林奇握紧了拳头,他很想大骂刘江伟卑鄙, 但他现在没有证据如果顶撞江若晴,反倒会被有心人借题发挥, 到时候连实习的机会都没有。 林奇忍住, 艰难的说道: 「好,我现在就去。 」「呵呵,这种人怎么还有脸待在这里, 要是我早就滚出金海医院大门了!」刘江伟阴笑道。 其他医生不禁嘲讽道: 「这人是不是傻啊」「是啊, 你看他的样子像条狗一样。 」「……」林奇不知道怎么走出会议室的, 那些议论声让他窝火到了极点。 凭什么别人认为,他写不出那样优秀的医学报告难道就因为他是一个实习医生吗只是林奇没有背景关系, 如果连实习机会都丢掉了话不仅没有饭吃,还会因为这事, 以后连工作都很难找到生活不易,有些时候不是没骨气, 而是被逼无奈。 好在,林奇想起外公话,心中突然释然了。 回到宿舍舒服的洗了个澡,林奇将一本厚厚的古书拿了出来。 上面有一行外公的字迹: 医者,当胸怀博大, 容天下医治天下!林奇自幼跟外公学习医术, 后来因为异地上学便是将这本家传古书交给了他。 翻开古书,上面全都是古文,至少有几百年历史, 但奇怪的是上面的字迹依旧很清晰。 而这上面的东西无比奥妙,林奇至今只还没看完第一页, 虽然很多不懂但书读百遍其义自见,他的刻苦从中领悟了不少东西。 到了安静的凉亭,林奇借着灯光细细品读。 刚看了没一会,林奇的面前出现了一个俏生生的女孩, 抬头一看正是他的女朋友李婉云。 「婉云,你怎么有空过来」林奇满心欢喜, 上前想要拥抱。 只是李婉云向后退了一步,脸上有些厌恶之色, 林奇神色一僵发现她手上多了个金手镯。 「这个金镯子,是周少送给我的。 」李婉云抬起手,那金镯子无比闪亮。 林奇只感觉分外的刺眼: 「婉云,你不是很讨厌周少吗」「以前和你都出生农村, 是我没见过世面现在长大了,我才知道某些东西的价值, 你知道这个金镯子值多少钱吗有可能你一辈子都赚不到!」「婉云, 你什么意思这些东西我也可以通过努力买到。 」林奇咬紧牙关。 「别说这些笑话了!你要钱没钱,要关系没关系, 你不管怎么努力都只是个医生,永远不可能理解有钱人的生活……」冷漠的声音, 让林奇如坠冰窖。 「婉云,给个机会,我会证明自己的。 」林奇几乎大吼道。 「证明呵呵,证明你在医院当保安我的意思, 你还不明白吗」李婉云脸上浮起一抹冷笑 说道: 「我们分手吧!林奇我们是不可能的。 」「就这样,周少就在外面等我,再见, 不不用再见了。 」李婉云说完就转身走到大门口,上了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 跑车上坐着一个年轻男子, 他似乎等的有些不耐烦: 「婉云, 怎么用了这么久一个连父母都不知道是谁的野种, 有什么好说的」「周少走吧,我把他所有联系方式都删了, 你就放心啦一个野种能有什么前途」林奇如遭雷击, 愣在原地看着女友在男子怀中撒娇,然后依偎着驱车离去, 他的大脑嗡嗡作响一片空白。 他家在农村,自幼便被父母狠心抛弃,甚至都不知道他们叫什么名字。 好在外公抚养他长大的,只是年事渐高, 他便是一边打工一边上学偶尔攒下来的钱, 还能寄回去给外公零用。 李婉云和他在一个村长大,青梅竹马,彼此自然不会隐瞒, 只是没想到来到金海省城一切都变了,就连这些东西, 都成为了对方分手的理由。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林奇气愤的仰天长啸, 一拳狠狠砸下。 他的拳头,正好落到古书尖锐的书角。 噗嗤一下擦破了皮,鲜红的血顺着拳头汩汩溢出, 缓缓流到古书之上随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那古书像是突然醒了,竟然一张一合像是开始唿吸, 自主的吸收林奇鲜血源源不断。 林奇顿时吓了一跳,恍惚间他感觉这本古书, 像是要把他全身血液全部抽干。 只是失血的虚弱,让他意识逐渐模煳,林奇张开嘴却是叫不出半点声音, 眼睁睁的看着那本古书吸血变的越来越鲜红。 最后他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恍惚间, 脑海里隐隐有一个声音吟唱: 林家血, 启传承神瞳现,济世人!第002章短信错发女院长迷迷煳煳……林奇感觉眼见一花, 竟然来到了一个未知的空间四周无比黑暗,苍茫一片。 随后,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了那本古书。 古书自动翻开,第一页之上,突然蹦出一个黑袍道士的虚影。 「我是林家魂,自创鬼医门,今日传承启, 绝学只送你鬼门十三针,你且看好!」只见那道士手中有几根银针, 如穿花蝴蝶般飞舞玄妙无比。 林奇瞬间如醍醐灌顶,只感觉原本第一页上无法理解的医学知识, 霎那间融会贯通。 原来这本古书,竟然需要鲜血启动传承!林奇似乎明白了什么, 眼前一动随后第二页主动翻开,又蹦出来一个身披袈裟和尚的虚影。 「我是林家魂,毕生渡众人,今日传承启, 佛医只传你回阳九针,你且学全!」那和尚如同信手拈来, 手中针竟然能逆天还阳真叫人拍案叫绝。 林奇虽感觉极其生涩,但这些东西不由分说, 只往脑海里钻去。 第三页,蹦出来一个邋遢无比的教派人士。 「我是林家魂,驱尽鬼邪神,今日传承启, 神魔要怕你五行摄魂阵,你莫眨眼!」教派人士, 手中闪现出一个神奇的五芒星阵法驱百邪治恶物。 第四页,一个高深的神棍。 「我是林家魂,算懂天下人,今日传承启, 干坤全归你占星卜月术,你要认真!」第五页……「我是林家魂……」……这本古书, 总共有一百零八页每页都有一个人蹦出来教导林奇。 有医道占卜,修行道诀,天地鬼邪,风水玄术, 针灸之法……纷杂的东西又包罗万象林奇见所未见, 只觉每一样都是无比玄妙。 而这些庞大的信息,汹涌的冲进了林奇的脑中, 让他感觉脑袋根本装不下最终意识模煳的晕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奇终于醒来,急忙看了一下手, 伤口竟然已经愈合。 他揉了揉眼睛,再拿过血色古书一翻,这时, 古书竟然无火自燃起来缓缓飘向空中,火光腾腾。 与此同时, 一百零八个声音齐声道: 「生是林家人, 死是林家魂如果林家小辈,满十八岁之后, 有幸觉醒林家血脉中千年难见的神瞳能看常人不能见到的东西, 那就说明你是林家唯一的传承者!」「得吾传承 悬壶济世渡尽众生,医治天下,功德无量,天佑后人!」随着最后一声落下, 那古书燃烧成了灰烬风一吹就散了。 林奇揉了揉发晕的脑袋,回想了方才的发生的一切。 那些传承,包含的东西很多,林奇只感觉整个人突然充实无比, 而那奇妙的玄学法术又让人十分惊奇。 愣了半响,林奇不禁怀疑,是不是在做梦, 这些东西真的存在吗可看到那古书的灰烬 这一切又是那么的真实那些画面和声音,仿佛就像是烙印般刻在他的脑海里。 记忆中,有一位传承人教导了混元真气诀, 林奇照此法打坐唿吸没过一会,他的身体竟然有一丝真气涌动。 「果然是真的。 」林奇收功吐出一口浊气,只感觉神清气爽, 全身畅通。 不觉间,天色已经大亮,可林奇没有半点疲乏, 反而精神奕奕什么不悦都抛诸脑后。 林奇翻出一个电话,满脸释然, 他给李婉云发出了一个信息: 「公园小树林, 我想找你拿点东西。 」他有几本医书被李婉云拿去了,现在既然没有关系, 那便是拿回来而公园小树林的位子两个人都比较熟悉。 不过对方没有马上回信息,林奇随意的洗了把脸, 赶忙走到了保安室上班。 保安的工作无趣至极,看着人来人往,守着几米平的地方, 几个保安也没有交流林奇觉得很憋屈,在这里好像一身功夫都施展不出来。 就在这时,手机「嗡嗡」响了两声,林奇拿起手机, 想看看对方到底什么态度。 可是,当林奇打开手机的时候,他整个人彻底愣住。 「老天,用不着这样玩我吧!」林奇真想扇自己两下, 这条信息发错了他当时一不小心,竟然把这条信息发给了江若晴江院长!而且, 最关键的是江若晴还回了一条信息: 「你想约我打野战」林奇懵了。 江若晴是出名的冷面美人,管理毒辣,行事专横, 开除一个人从来不讲情面。 这条短信突然发过去,肯定是被她想成那种约泡的搔扰信息了。 这该怎么回啊林奇深吸了一口气,很快发现了一点关键, 江若晴根本没有他的电话!基本上医生都有江若晴电话 但林奇没有跟她联系过只是存着以备不时之需, 所以她不知道是林奇。 想到这里,林奇胆子大了起来,昨天这女人清白不分, 单凭个人观点就认为那报告不是他写的, 这让林奇心有怨气。 反正她不知道我是谁!林奇直接发了一条短信: 「就想跟你野战, 咋地」刚发过去江若晴就回了, 还发了一个羞羞的表情: 「你好坏, 好讨厌!」说真的林奇当时彻底懵了,这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冰山美女江若晴吗平时不是挺冷傲的吗现在怎么这样了难道是思春了林奇一时想不明白, 便回道: 「你有没有男朋友」「没有 我从来没有谈过男朋友只是想跟一个陌生人随便聊聊。 」「那你是不是寂寞,想男人了」林奇越发大胆了起来。 「说实话,我是一个正常的女人,晚上的时候, 嗯我承认是有点寂寞空虚冷,想要那个, 可是我又害怕……对了你照片发来我看看,我不想聊天对象是个邋遢的老男人。 」看到江若晴的话,林奇心脏怦怦直跳, 没想到她的思想如此火辣还想要那个!「要发照片也行, 你先发几张我看看。 」林奇心脏忽上忽下,谁能想到,这个平时冷傲无比的上司, 竟然跟他发着如此露| 骨的短信。 果然,没过半分钟,一条彩信发了过来, 林奇一看鼻血都差点喷了出来。 江若晴一共发了五六张照片,那叫一个火辣性感, 有穿短裤的也有穿睡衣的,还有穿在丝袜高跟鞋的, 那小蛮腰的曲线和腿形绝对是极品。 回想起她高高在上,怒斥林奇的样子,以及现在的巨大反差。 林奇心中,突然涌出了股爽快感,脑子热血一冲, 最后发了条短信: 「没穿衣服的照片 发一张!」第003章没病装病发完这条 林奇感觉他太猥琐了。 但这也不能全怪林奇,只能说江若晴这个女人, 对男人诱或太大。 平时那副冰山寒面的模样,高傲无比,谁见了都要退避三舍, 可现居然被林奇掀开了高冷外衣发现她最火辣的一面。 「不行,那种照片不可以,再说我现在也发不了。 」江若晴的回复,林奇感觉有些失望,只是现在她应该在办公室上班, 肯定发不了。 林奇刚准备回条短信,医院门口响起了马达的轰鸣声, 咯吱一声急刹停下了一辆宾利。 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子急匆匆下了车, 将后门打开小心翼翼的抱起了一位面色苍白的女孩。 那女孩浑身软绵无力,仿佛就断气了一般, 林奇目光一凝神瞳开启扫去,却发现女孩全身正常, 没有一点生病的现象只能说有点虚弱。 他得到传承之后,便了解这眼睛变化,是林家血脉中千年难见的神瞳觉醒, 不仅能透视别人有没有病,基本一看便知一二。 那穿西装的中年男子走到保安室,一看到有人, 急声道: 「保安你快拿担架过来,抬我们小姐进去看病, 她快不行了。 」「她没病。 」林奇摇头道。 「怎么可能,我家小姐昏迷了三天三夜, 怎么可能没病。 」中年男子大喝道: 「你又不是医生, 赶紧叫医生过来。 」「我百分百敢肯定,她是没病装病。 」林奇认真道。 话音刚落, 他身后便是有一个不屑的声音传了过来: 「这是哪里来的神医, 看一眼就知道人家有病没病」林奇回头一看, 只见刘江伟正走了过来似笑非笑的表情。 林奇冷哼了一声,最后还是让开了,他现在就是一保安, 哪里轮的到他看病坐诊更何况这个女孩根本没病。 「你就是医生」中年男子看了一刘江伟, 爆喝道: 「还愣在那里干什么赶快送我家小姐进去看病, 要是有什么闪失你就等着承受苏天磊的怒火吧!」「苏天磊你说的是苏氏集团的老总」刘江伟迟疑道。 「在金海,还有第二个苏天磊吗这个就是苏家大小姐, 苏明月!」中年男子喝道。 刘江伟顿时脸色大变,打了个冷颤, 赶忙道: 「你放心, 我马上联系急诊室林奇,你站着干嘛,赶快拿担架来抬苏小姐进去!」苏氏是金海市排名前三的大集团, 旗下资产十几亿这所医院就是他们投资建立的。 刘江伟紧张的不行,这要是出了什么闪失, 他就不用在这干了。 「我说她没病!」林奇声音提高了八度。 「谁说她没病你难道看不出来,苏小姐面无血色吗要是没病, 会成这幅样子」刘江伟大吼道。 「保安,不管她有病没病,你抬进去检查一下, 难道不可以吗」中年男子瞪了林奇一眼。 刘江伟大喝道: 「林奇,作为医院的保安, 抬病人进去检查是你的职责!」医院的保安, 的确和其他地方有区别平常有重症的病人,必须要搭把手抬着, 所以保安室里也有准备担架。 「行,你们非要检查,就让你们检查好了。 」林奇哼了一声,拿出担架将苏明月抬到了二楼急诊室。 只是检查完了之后,刘江伟拿着诊断结果, 突然愣住了。 苏明月的身体一切正常,如果非要说的话, 那就是血糖有点低通俗点讲,就是两三天没吃饭, 肚子饿身子虚。 「这还真没病啊。 」刘江伟不禁嘀咕道: 「林奇这小子是怎么知道了」「医生, 苏小姐怎么样了」中年男子大汗淋漓的问道。 「她……她,没病!」刘江伟艰难道。 「狗屁不通,你这个庸医,苏小姐昏迷了三天三夜, 怎么可能没病」中年男子大喝道他是苏家的管家, 三天前清楚看到苏明月还活蹦乱跳的可就第二天, 她就躺床上怎么也叫不醒了。 「我在检查一下吧。 」刘江伟怕检查出了错,只是连续检查了三遍, 结果都是一样。 这个时候,林奇实在忍不住了, 冷哼着说道: 「其实, 让苏小姐醒过来很简单。 」「你只是一个保安,这里没你说话的地方。 」刘江伟不禁恼火道。 「那你倒是治啊,你是医生,你倒是现在把人家弄醒啊!废物!」林奇几乎大吼道, 他实在是受够了。 「你,你竟然骂我废物」刘江伟脸色青紫, 几乎要暴走。 中年男子一把将刘江伟推开, 怒然道: 「吵什么!你既然治不好病, 就滚一边去!」随后他又对着林奇, 无比恭敬道: 「这位保安你真的有办法, 让苏小姐醒来其实中年男子也是病急乱投医, 现在苏明月就是醒不过来让这个保安试试也行啊。 「嗯,你去找一只猫,还有一杯牛奶。 」林奇早就想好了。 「猫和牛奶」中年男子愣住道: 「这真的能治病吗」就在这时, 一阵脚步声传来随后出现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白胡子老人。 这位便是金海医院的首席医生,人称龙老。 据说十岁学医,中医造诣达到巅峰,没有他看不好的病。 「龙老,你来的正好,这小子居然要用猫和牛奶治病!」刘江伟指着林奇, 立刻就告状。 「他是谁」龙老淡淡的看了一眼林奇,似乎没怎么见过。 「他是个实习医生,结果犯了错误,被江院长发配去当保安。 」「实习医生保安」龙老顿时脸色一变, 诉斥道: 「胡闹!你能看什么病一边去!」龙老狠狠瞪了林奇一眼, 便是走到了苏明月的身边替她把脉。 刘江伟不屑哼了一声,腰杆顿时挺得笔直。 其实在金海医院都知道,刘江伟正是龙老的外甥, 他正是靠着龙老的关系从实习医生转正。 只是这龙老刚把脉,脸上便露出一抹疑惑之色, 随后伸手到苏明月脖子上又是一阵奇怪, 最后他沉默了半响 站起来摇头道: 「这病, 我看不了你们去别的医院吧。 」第004章真给整出病「去别的医院这里是金海最好的医院, 还要让我去哪里」中年男子大吼道。 「去京城吧,那里是国内医学水平最高的地方。 」龙老擦了擦手,便要起身离开。 这种病他还真没见过,明明没病,但就是醒不来。 然而就在龙老刚转身, 背后传来一声不屑道: 「看来, 首席医生也不过如此!」龙老赫然回头只见林奇正用一种鄙夷的目光打量着他, 只让他脸颊发烧。 「你一个保安,最好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否则我会让江院长开除你。 」龙老眼中闪过一丝不爽。 「你跟你的外甥一样,也就会弄虚作假的本事, 废物一个!」林奇大骂。 「你说什么」龙老气的浑身发抖,他行医多年, 何时被一个毛头小子骂过 当即怒喝道: 「很好, 如果你能治好苏小姐的病我马上从这里离开!」「你离不离开, 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不过,我倒是可以让你看看, 苏小姐是怎么醒过来的。 」林奇看了中年男子一眼,示意他快点。 中年男子咬了咬牙,便是出门去找猫和牛奶了。 事到如今,连龙老也没办法,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猫和牛奶能治病,真是滑天下之大稽!」龙老当下不屑道。 刘江伟帮衬道: 「龙老说的是,如果他能把病治好, 我就在医院裸奔三圈。 」「呵呵,很快你们就会明白,你们根本不配做医生。 」林奇说完这句话,扫了一眼躺在病床的苏明月。 不愧是苏家的大小姐,天生丽质,皮肤如同羊脂白玉, 紧闭的眼睛末端有着黑浓卷密的长睫毛素雅的连衣裙将勾勒出上身的饱满, 白嫩嫩的小腿露出令人浮想翩翩。 只是那手指上的一点饼干屑,却是暴露了什么。 「苏小姐,偷偷吃饼干营养可是跟不上, 醒来去吃点好吃吧。 」林奇微微笑道,苏明月的手指明显动了动。 没过一会, 中年男人大汗淋漓的跑了进来: 「猫和牛奶, 都找到了。 」林奇点了点头,随后走到苏明月小腿边上, 伸出握住了她的鞋子缓缓的脱下。 「你干什么」中年男子大惊。 「治病,你不要管这么多,相信我。 」林奇认真道。 「我看,他分明就是想占苏小姐的便宜。 」刘江伟眼红道,这苏大小姐可是个标准美人胚子, 要是能一亲芳泽那真是死也值了。 林奇对此充耳不闻,他将苏明月的鞋子脱下, 露出一双精致小巧的玉足让人有些爱不释手, 短暂失神。 林奇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将牛奶拿过来, 倒在了苏明月的脚上随后又抱来猫放在脚边。 那猫闻到牛奶的腥味,便是伸出舌头,不停的去脚上舔舐吃食。 看到这一幕,龙老和刘江伟纷纷露出不屑之色, 还以为这小子有什么妙招呢原来就是这种然而下一刻, 两人均是一怔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事情。 只听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响起,随后苏明月不仅醒了过来, 还连忙捂着脚心 笑的花枝乱颤道: 「咯咯~ 不装了, 我装不下去了太痒了!」什么情况中年男人, 有些搞不明白了这样真的就醒了但旋即听到苏明月的话, 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原来她真的没病,只是在装病而已。 有句话说的好,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好了,苏小姐已经醒了,但是你不要急着给她吃东西。 」林奇嘱咐道: 「最多只能喝一点水和维生素C。 」中年人连连点头,马上买了水和维生素C, 让苏明月吃下。 刘江伟面色尴尬, 但随后忽然大笑道: 「林奇, 你做的不错其实我们早就知道,这苏小姐是在装病, 只是想给个考验你的机会。 」龙老的确是疏忽了, 他招了招手道: 「以后, 你就跟在我的门下吧。 」「像你们这样不要脸的人,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林奇声色并厉: 「刚才, 某些人说过的话现在眨眼就忘了……」自然是说刘江伟说要裸奔, 龙老说要离开的事情。 他们之前根本没想过林奇能弄醒,更没想到如此简单, 这张脸如何拉的下来「小子我是金海医院的首席医生, 你能跟在我的门下是你的荣幸!」龙老心道, 多少人想要这个机会都没有。 「就凭你,还不够资格!」林奇得到传承后, 等于有一百零八位师傅哪个不是甩龙老几条街「你最好识趣点, 否则马上从这里滚出去!」龙老指着门口,大喝道。 林奇冷笑一声,将身上的保安制服脱下来, 狠狠往地上一摔: 「在这里我实在是受够了, 老子不干了!」林奇说完大步离开。 「你……」龙老气得发抖。 「龙老,你不用理这小子,现在苏小姐已经醒过来了。 」刘江伟看了一眼苏明月,眼中闪过一阵狂热。 苏明月年纪不过二十,娇嫩如雪,正是大好芳华。 只是这时,苏明月脸上却剩下气愤,她穿好鞋子, 冷喝道: 「谁叫你们把我弄醒的」「苏小姐 我们这是为了你好……」刘江伟一脸谄媚的笑道。 「为了我好,就不应该把我弄醒,你们都给我出去!」苏明月娇叱道。 「这……」刘江伟一时语塞,赶忙看向了龙老。 龙老走上前来: 「苏小姐,你应该是有什么不想面对的事情吧, 要不然你不会装病。 」「不管你的事!」苏明月撇过头,眼中流露出一丝强烈波动。 「苏小姐,不管怎样,你这样一直装下去, 对你的身体极其不好更何况你天生身体比较虚弱。 」龙老刚说完,苏明月肚子发出咕咕的叫声, 她的确是饿了。 龙老笑了笑, 对刘江伟说道: 「你去附近买点吃的过来, 让苏小姐填饱肚子吧。 」中年男子神色微变道: 「龙老,之前那位保安, 让我家小姐不能吃东西!」「哼他之前只是个实习医生, 说的话能相信吗」龙老大喝道。 「就是,现在连金海医院的保安都不是, 嘿嘿苏小姐,我知道有家海鲜不错,马上就给你买来吃。 」刘江伟哪里肯错过献殷勤的机会,赶忙到附近的海鲜城, 买了一堆饭菜打包。 苏明月看到这些饭菜冷哼了一声,只是肚子着实饿了, 便是拿起一只小龙虾吃下。 几天没吃饭,加上这小龙虾着实不错,苏明月竟是吃了个大半。 可没过一会,苏明月突然身体僵硬,随后嘴唇发紫, 全身抽搐竟是口吐白沫,最后两眼翻白晕了过去, 倒在病床上一动也不动了。 第005章花儿为什么开的那样红「苏小姐, 你怎么了」中年男子吓了一大跳赶忙上前查探苏明月情况。 只见她面色苍白如纸,唿吸时有时无,好似朝不保夕。 龙老面色一滞,走到苏明月身边把脉一探, 旋即脸色大变: 「她中毒了现在极其危险!」苏明月本就身子虚弱, 加上中毒的症状生命力正在迅速流逝。 「你到底是在哪里买的东西竟然下毒害我们家小姐!」中年男子揪住刘江伟的衣领, 怒吼道。 「不可能,这家海鲜又不是路边摊,我们经常去吃的。 」刘江伟解释道。 「你他吗,现在给我吃一个看看!」中年男子把海鲜抓起来, 扔到刘江伟怀里。 「吃就吃,我就不信,他们大酒店还能下毒不成。 」下毒的事情,刘江伟可担当不起,他只能以身试毒来证明清白。 更何况这家海鲜酒店在这附近很有名,许多病人和医生都去吃, 从来没有出过任何事情。 果然,刘江伟吃完之后,津津有味的唆了两下手指头, 还打了个饱嗝却是没有半点异常,这下让中年男子愣住了。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一阵高跟鞋的嗒嗒声, 随后出现了一个倩影。 「出了什么事情」江若晴柳眉微蹙,听到护士报告病房内有吵闹声, 便是急忙赶了过来。 龙老沉声道: 「江院长,你快来看看, 这女孩吃了小龙虾突然就出现了中毒症状!」江若晴走过来查探了一番, 寒霜般的脸颊微微色变这女孩所中的毒,已经蔓延到了四肢百骸, 生命垂危现在连洗胃都恐怕来不及了。 「她是不是海鲜过敏」江若晴急声道。 「不可能!」中年男子大唿道: 「我们家小姐, 最喜欢吃小龙虾从来没有过海鲜过敏的情况, 更何况海鲜过敏最开始的反应就是皮肤红疹, 这点连我都知道!」「你先别急……」江若晴安慰了医生 转眼看向了龙老低声道: 「现在有办法救治吗」「她中毒太突然了 加上毒素不明而且天生体质虚弱,现在毒素蔓延到了血液中, 恐怕为时……」龙老说道最后长叹了一口气道: 「已晚!」江若晴脸色如寒冬: 「到底是吃了海鲜过后中毒的 还是之前就中毒的」「的确是吃了海鲜过后中毒的。 」龙老奇怪的看了一眼刘江伟道: 「可是别人吃了, 一点事情都没有啊。 」这么一说,大家都也觉得颇为奇怪。 如果真的海鲜有毒,刘江伟都吃完了,要中毒也要发作了啊。 刘江伟大声喊冤道: 「江院长,我真是冤枉啊, 我只不过是好心买点东西让苏小姐填饱肚子, 谁知道会出现这种事情。 」「哼,要是按照那保安的话做,现在会弄成这样」中年男子想杀人的心都有了。 早知道按照林奇的话来做,苏小姐肯定没有一点差池。 「保安」江若晴沉吟片刻,感觉事情不似想象那般简单, 瞪了刘江伟一眼道: 「这到底怎么回事」「这个……」刘江伟支支吾吾 看着苏明月只剩半口气了早就紧张的不行。 再一看江若晴震怒,他两腿一哆嗦,终于一五一十说出了事情经过。 江若晴听了之后面色一沉, 震怒道: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 立刻把林奇给我找回来!」龙老不爽道: 「江院长 他不过是个保安至于吗」「照我的话做, 如果林奇没找回来你们俩个明天都不用来上班了!」江若晴冷喝一声, 身上冰冷气息让两人如坠冰窖。 在金海医院,江院长的威名,谁人不知龙老心中咯噔一下, 面如死灰。 只要惹怒了她,不管是谁,绝对不会手软。 而现在苏明月生命垂危,刘江伟更是脱不了干系, 丢了魂似得一熘烟赶忙往外追去。 在宿舍里简单收拾了一下,林奇将实习报告紧紧拽在手中, 这上面还缺一个金海医院的印章只是现在恐怕没希望了。 「算了,先回学校,找班主任说一下,问问能不能换到其他医院实习……」林奇打定主意, 就往宿舍楼下走去。 如果实习报告上面没有医院的印章,他恐怕连大学都不能毕业, 将来找工作更是一片黑暗。 但刚走出大门,只听后面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响起。 刘江伟和龙老两人上气不接下气,跑到了他的面前。 刘江伟手一伸, 将林奇拦住大喝道: 「林奇, 马上跟我回去看看苏小姐到底怎么回事。 」他面色不悦,下巴扬起,极其不耐烦,就好像跟一条什么说话似得。 林奇只感觉怒火中烧,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 众号[ 咸湿小说] 回复数字58,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一把掀开他的手道: 「我现在不是金海医院的人, 这些事跟我没点关系。 」龙老深目光露出一丝厌烦, 冷冷道: 「这是江院长命令, 让你马上回去不然你的实习报告,不想盖章了吗」 「用不着了, 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 」林奇无所谓往前走去。 刘江伟不依不饶道: 「林奇,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现在让你回去是给你面子,只要你好好表现, 我会跟江院长求情让你转正。 」「我在说一遍,老子不回!」林奇只感觉, 这两人的嘴脸厌恶至极就像两只苍蝇在耳边嗡嗡作响。 「你特么给老子站住!」刘江伟恼羞成怒, 一把抓住林奇的衣服: 「今天我让你知道, 花儿为什么开的那样红!」说完刘江伟一拳朝着林奇挥去。 林奇气极反笑,这就是他们医德除了无耻至极, 居然还想用拳头解决问题看到刘江伟的拳头挥来 林奇不躲不避反手掐住了对方的手腕,正中某个穴位。 刘江伟仿佛被点穴了一般,全身无法动弹,僵硬的愣在原地。 「你草你外公,你特么还敢反抗,快点放开老子。 」刘江伟胡乱挣扎的大喊大叫。 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 咸湿小说] 回复数字58,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林奇脸色陡变抡起巴掌就扇了过去, 只听啪的一声脆响刘江伟脸上五个鲜红的手指印, 半张脸都麻了。 林奇自小跟着外公长大,最恨别人对他外公不尊敬。 「你敢打我,草你外公,你再打一下试试」「啪!」「卧槽……」「啪!」「……」「啪!」左右几巴掌, 把刘江伟几乎扇的晕了过去林奇现在不是医院的人, 打了他又怎样「别打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刘江伟求饶道。 林奇目光冷冷的低喝道: 「告诉我, 花儿为什么开的那样红!」。